“玉痴”田翔

2014年11月 30日 07:35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碧玉插牌《清明上河图》。

碧玉插牌《清明上河图》。

田翔在对《清明上河图》进行最后的精细加工。

田翔在对《清明上河图》进行最后的精细加工。

青玉《汉柏图》。

青玉《汉柏图》。

白玉《柏子瓶》。

白玉《柏子瓶》。

    人物名片

    田翔,1964年生,扬州人,高级技师,2007年荣获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他热爱玉雕事业,在玉雕人物和山籽雕的技艺研究和制作方面取得了杰出成果,逐步在产品的整体造型、层次推拿和雕琢技法上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受到了同行专家和客户的高度评价。上世纪90年代,他制作的大型青玉山籽雕《汉柏图》雕琢细致,生动地刻画出千年古柏的雄姿风韵,成为中国现代玉雕的稀世珍品之一。

    对于田翔来说,虽然出身玉雕名家,顶着“玉二代”的光环,但是在玉雕的世界里,他走的是一条自己的路。从一开始“被动”地从事玉器行业,到疯狂迷上玉雕,成为一名“玉痴”,田翔的玉雕人生走得并不平坦。但是他对于扬州玉雕的坚守,对扬州玉文化的感情,却一直没有改变过。

    1

    14岁学艺

    玉匠家庭里出了个“玉二代”

    与很多玉器大师相比,田翔进入玉器行业,有一个独特的优势,那就是——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玉二代”。1964年,田翔出生在扬州一个玉匠家庭中,他的父亲田正富,是民国时期在全国玉器金界都赫赫有名的老艺人董正通的大徒弟,也是手艺了得,当时是扬州玉器厂的主力设计师,并在玉器厂开创了人物和花鸟车间。而田翔的母亲,也是一名玉匠。

    由于家庭影响,小时候,田翔就受玉器文化的耳濡目染。“在我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就把我带到设计室,找个角落给我端张小板凳,就让我一人玩,他则是在旁边做他的玉器。小时候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心里想,那不就是块石头嘛,看得那么仔细,有什么好玩的呢?就把我一人放在这里,也不管我。”40多年过去了,田翔仍记得他第一次看父亲做玉器时的情形。

    虽然说从小接触玉器,但是一开始田翔对雕玉,却并不感兴趣。“我的理想是上大学,我记得上小学那会,我们有个老师,是下放知青,他告诉我们说,将来,我们不但要上中学,还要上大学,然后给我们讲了大学有多美好,我那时别提多憧憬了。”

    但是造化弄人。1977年,田翔刚从小学升入初中,当时“文革”的冲击还未完全消除,中学里一片破败景象,此时,刚好扬州玉器厂决定复办“扬州玉器学校”。家里人决定,让田翔去就读这个玉器学校,一来可以继承父亲的手艺,二来也可以躲过当时的“上山下乡”。“为了让我去读玉器学校,父母发动所有的亲戚给我做工作,最终他们说服了我。”

    于是,在1977年的夏天,田翔成为扬州玉器学校复办后的首期学生。当时,和田翔一起入校的,共有70多人,这里面就有如今玉器界的大师薛春梅、高毅进等人。“现在我们都开玩笑说,我们那一届的学生,就是玉器业内‘黄埔一期’的毕业生。”

    这一年,田翔年仅14岁,在很多人眼里,他,还是个“孩子”。

    2

    30多年坚守

    坚持扬州玉器文化的传承

    虽说学做玉器,本非是自己的本意,但是田翔决定:既然干了一行,就得爱这一行!

    “扬州玉器传统的传承方式是师带徒,而办玉器学校,初衷就是改变这一模式,培养更具有美术专业素养的玉器人才,这样才能使得玉器作品在造型、比例等方面更符合审美的需求。而我以前对美术缺乏认知,干上了这一行以后,就开始恶补功课,而学校里前两年主要也是学美术知识,素描、水彩都要系统学习,这为我将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在学校学习两年之后,田翔开始进入玉器厂车间实习。当时,田翔的父亲正在玉器厂里负责小件车间,很多人都认为,田翔肯定会选择去父亲的车间,以更多地获得父亲的“指点”。但让人意外的是,田翔最终却选择了人物车间。“我不想在父亲的影子下去从事这个行业,我既然做了,就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面对别人的不解,田翔有自己的想法。

    在人物车间,田翔从最简单的仕女像开始练起,踏踏实实练习玉雕技艺。“当时做玉雕的设备还没现在这么先进,很多都是土工具,要整天跟水、跟砂打交道,那种手动的机器一不小心就会划到手,经常双手是血肉模糊。所以,干这一行其实是很辛苦的。”正是因为工作条件比较辛苦,所以很多和田翔一起入校的同学,最终都没有坚持下来。“可能最后坚持下来的,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人。”

    但田翔却一直坚持了下来,并且很快崭露头角。在实习半年以后,厂里就决定把一块白玉的作品,交给他来制作。而对于这个事,厂里当时很多人是持怀疑态度的,不少人质疑:“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才来半年,就把这么好的材料给他,万一把这块材料给做废了呢?”

    不过田翔却顶住压力,很好地完成了这件名为“天女散花”的白玉作品,厂里给他的时间是40天,但他只用了28天,并且这件作品被评为厂里工艺设计最高的质量等级。就这样,田翔的玉雕技艺在玉器厂得到快速长进,并逐渐形成自己擅长人物以及山籽雕的玉雕风格。

    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改革春风正劲,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面对外来的诱惑,扬州玉器厂不少手艺精湛的工匠,都选择了“下海”,到深圳等地去赚钱。但是田翔却一直坚守在玉器厂。“其实当时也有诱惑,有一次有个朋友和我说,你跟我去上海吧,我包你10万的年薪,而当时我在玉器厂的月薪才几百元。但是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留在扬州,一方面是家乡的情结;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坚信全国玉雕传统技艺最好的地方,就是在扬州,我在这里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回忆起曾经面对的诱惑,田翔表示,自己一点也不后悔。

    后来,田翔曾调入玉器研究所工作,如今,工美集团因为工作的需要,他又被调到了扬州玉石料市场担任总设计师。但是,他一直都没有离开扬州玉器厂。如今,掐指算来,已经有30多年了。

    3

    作品获奖无数

    成对玉雕狂热追求的“玉痴”

    田翔对玉雕有着深厚的情感,多年来倾心投入玉雕艺术的探索与研究中,在玉雕的创作和技法创新上有较大突破,尤其在人物造型,层次推拿和雕刻技法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其作品也得到了业内的广泛认可。

    如今,恐怕田翔自己也记不清,他的作品获得过多少奖项了。早在1984年的时候,当时田翔还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他的作品《渔童》,便获得了全国玉雕人物类作品第二名的成绩。后来,便屡出精品,比如他的白玉作品《柏子瓶》获得2002年“天工奖”金奖;白玉作品《采莲图》获得2009年“ 百花玉缘杯”金奖;白玉作品《祥瑞如意 庆云天下》获得2011年“天工艺苑·百花杯”金奖……

    这些成绩的取得,源于田翔对玉雕技术孜孜不倦的追求,在很多朋友看来,田翔是个名副其实的“玉痴”。

    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田翔接到创作青玉大型山籽雕《汉柏图》的任务,当时,还没有任何人用玉器来创作柏树题材的作品,只有在木雕等作品中出现过,而田翔当时又主要是以做人物闻名的,但是他没有退却,而是勇敢接下这个任务。为了充分感受柏树的姿势,他专程跑到苏州,去看形态百样的柏树;为了使得柏树下面的山石更加逼真,他又专门跑到黄山,去现场写生。最后,这件作品圆满完成,获得业内的一致好评,开创了中国玉雕作品表现题材的新领域。

    而在创作玉雕作品《柏子瓶》时,由于瓶子上要呈现出32个童子的样子,为了使得这些童子的形象更加逼真,田翔以自己的女儿为“模特”,每天凌晨四五点就起床,用相机偷偷拍下女儿各种姿态的照片。后来,有一位业内人士点评这件作品时不禁感叹,“你的这件作品,不仅让我看到了32个栩栩如生的孩童,而且我仿佛还能听到他们传来的阵阵稚嫩的笑声。”

    田翔雕玉,不仅用心,对每件作品力求完美,而且还善于将传统和创新统一结合。也许,这也是他之所以能成为“大师”的秘诀。

    4

    制作国内最大玉雕插牌

    用玉雕再现《清明上河图》

    说到田翔的代表作品,可能不得不提的就是那件由他和薛春梅等一起在2012年完成的碧玉大型插牌《清明上河图》。

    北宋画家张择端所绘的《清明上河图》,可谓是家喻户晓,熟悉这幅图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幅包含人物等元素众多的画,每一个细节都表现的很清晰。这种画,要画出来就已经很费功夫,更何况是雕刻在碧玉上?

    “这件作品的原材料就值500万元,是工艺美术集团从加拿大买回来的,重达10吨,整块材料通体碧绿,我一见到它就爱不释手,这么好的加拿大碧玉可遇而不可求,很多时候有再多钱也买不到,我们决定一定要做一件精品出来。”田翔对当初与这块玉料的相遇记忆犹新。

    10吨的原材料自然不可能只做一件作品。因此切割它费了一番周折。“既要切得平整,又要得材率高。可是扬州没有这么大的切割工具,只得运往河南操作,切割后再运回扬州。”田翔说,《清明上河图》的这块料约重200公斤,是所有切割后的玉料中品质最好的。“它的绿色纯正得诱人,几乎找不到一点瑕疵,也看不见一个黑点杂质。”

    “这块原石一来,我们就被告知这件作品的目标是的西博会,所以在琢磨这块玉料做什么的时候我们既要谨慎又要大胆。”田翔说,《清明上河图》是较为常见的工艺题材,但是因为其是平面的画稿,所以最适合的表现手法莫过于刺绣。可是为了打破常规,负责这件作品题材策划的“国大师”薛春梅最终和他们一锤定音,“这件玉器插牌就做《清明上河图》,而且是其中最经典的一段《虹桥漕运》。”

    传统的中小型插牌都是以山水为主,可这件大体量的插牌却破天荒地选择了一个动态的生活场景,其中有人、有建筑、有树木流水、还有桥梁船只等。“光是人物就有200多个,这里面有官员,有挑夫,有男人、女人、小孩,因此雕琢的难度可想而知。”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