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领航新征程】中国作家走笔江淮生态大走廊:绿杨城郭是扬州

2017年11月 13日 07:59 | 来源: 扬州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李  舫

    编者按

    2016年11月,由扬州首倡并率先实践的“江淮生态大走廊”写入江苏省第十三次党代会报告。这标志着江淮生态大走廊建设正式上升为省级重大战略。目前,江淮生态大走廊扬州境内部分总体规划布局为“一带一廊”,“一带”为沿京杭大运河、高水河、芒稻河、廖家沟、夹江及周边湖泊水系、湿地形成的生态带;“一廊”为沿潼河、三阳河、新通扬运河、夹江形成的清水走廊,总面积为一千八百平方公里。涉及扬州的高邮、邗江、广陵、江都、宝应五个县(市、区)四十二个乡镇,沿运河的高邮湖、宝应湖、邵伯湖形成了一纵一横两条生态廊道,也构成了扬州发展的主轴线。

    今年5月,参加“走进江淮生态大走廊”采风活动的中国作家采风团来到扬州,进行了为期三天的专题采风。其间,采风团作家们走进个园、何园,触摸城市的文化记忆;走进江都、高邮,感受扬州生态文明和文化建设的新发展、新成就。作家们扬州行之所见所得所感所思,已由《人民文学》第10月期刊登面世。今起本版将陆续刊发采风作品,以飨读者。

    从这场酒席中散去,微醺的中散大夫嵇康匆匆赶去另一场酒会。

    清峻的嵇康在竹林间舒展广袖,狂舞长啸。他想象自己是一只孤绝而清瘦的飞鸟,在寂寥的高空中不知疲倦地翱翔,俯瞰浩瀚的林海,俯瞰浩瀚的南中国。

    夜的精魂与他不停地缠绵,不倦地周旋。时而飞,时而停,时而高蹈轻扬,时而缱绻低回,他携琴自问,是否还记得曾经嬉戏的洛西、曾经夜宿的月华亭?是否还记得绵密无寝长夜漫漫、起坐抚弦遂成新曲?雅乐新成,纷披灿烂,戈矛纵横,惊天动地,嵇康谓之曰——《广陵散》。

    时光,如水波般流动,端的是似水流光啊!

    这是中国文化最浪漫深情的一刻,也是中国历史最波诡云谲的一页。嵇康像一只孑然独立的大鸟,与乌云一道在电闪雷鸣中穿梭。他骨骼清奇,飘飘欲仙;他悲愤不已,慨然不屈;他昂首嘶鸣,浩气当空——雷电为他的翅膀镶嵌了一道璀璨的金边,他踏着阵阵松涛,宛如深山中狂飙的雄鹰。

    《晋书》记载,嵇康所作《广陵散》,又名《广陵止息》,亦即古时的《聂政刺韩傀曲》,他以善弹此曲著称,听者如闻天籁。公元263年,嵇康为司马昭所害。刑场上,三千太学生向朝廷请愿,请求赦免嵇康,并要拜嵇康为师,司马昭不允。临行前,嵇康俱不伤感,从容不迫索琴弹奏此曲,弹罢慨然叹惋:“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

    叹罢,从容地引首就戮。嵇康时年仅三十九岁。

    每读到此处,便无端地想起文天祥那首痛彻心扉的七律:

    生前已见夜叉面,死去只因菩萨心。

    万里风沙知己尽,谁人会得广陵音。

    琴,“秦灭六国,至汉不兴。”何以《广陵散》不名《聂政操》?

    韩皋曾经给出一个颇为可信的理由:“扬州者,广陵故地,魏氏之季,毋丘俭辈皆都督扬州,为司马懿父子所杀。叔夜(嵇康)悲愤之怀,写之於琴,以名其曲、言魏之忠臣散殄於广陵也。盖避当时之祸,乃托於鬼神耳。”时运不济,遂以广陵言志。

    谁能想到,今日温婉可亲的扬州,竟然是昔日嵇康桀骜不驯抚琴言志的广陵故地?

    虞渊未薄乎日暮,广陵不绝于人间。

    这是五月的扬州,烟花三月的雾雨还未飘远,清朗的空气便开始讲述与昨天的记忆迥然不同的故事。林钟宫音,其意深远,音取宏厚,指取古劲,广陵余音绕梁,至今犹在耳畔,一支新曲俨然歌成。

    江水北去,淮河南来。

    五月,这是一年里最欢腾、最茁壮的日子。大地上冰封的一切早已苏醒,暗夜里沉寂的一切正在绽放。被雾雨笼罩的扬州——抑或广陵,繁花似锦,万马奔腾,举目皆是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卷。

    五月的一天,扬州的朋友带我们来到这个神奇的地方。站在江都水利枢纽的高台上,荡胸顿生层云。南水北调工程的源头,气势磅礴,雄伟壮观。水波一泻千里,仿若嵇康的广陵绝响。

    扬州盐商富甲天下,留下了美轮美奂的园林、婀娜多姿的景致、穷奢极欲的宅邸。清代戏曲家李斗在其笔记《扬州画舫录》里曾写道:“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三者鼎峙,不分轩轾。”而今,这些园林、亭台、宅邸,已成为扬州璀璨多姿的文化景观。当年的广陵,走过无数风雷激荡的岁月,在万千气象、日新月异的今天,正在由古老的遗存,蝉蜕为羽化的新生。

    古城里,举步皆是脊角高翘的屋顶、风韵痴绝的门楼,直露中有迂回,舒缓处有起伏;古巷曲折蜿蜒,巷子里的茶楼和酒肆藏而不露,每每寻到,便是无边的惊喜,让人回味无穷。瘦西湖上,五亭桥造型秀美,富丽堂皇,如同湖的一束玉带。传说这是清扬州两淮盐运使为了迎接乾隆南巡,特雇请能工巧匠设计建造的。桥上雕栏玉砌,彩绘藻井;桥下四翼分列,十五个券洞彼此相通。每当皓月当空,各洞衔月,金色荡漾,众月争辉,倒挂湖中,不可捉摸。“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杜牧的诗句恍若与月色一道铺满银色的水面。

    风无边、水无界。

    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邗沟,筑邗城,沟通江淮,成就了后世“烟花三月下扬州”。水,催生了扬州的数度繁华,也孕育了扬州的悠久文明。

    这是五月的扬州。我们站在江都水利枢纽的高台上,万福桥如雨后长虹横跨运河,听脚下河水澎湃汹涌,豪气顿生胸间。登上这一制高点,南面“两江”(长江和夹江)、北面“两湖”(邵伯湖和高邮湖)、中间“两河”(淮河和大运河)、南北两边的“两园”(廖家沟城市中央公园和“七河八岛”),一个江淮生态大走廊将一览无余、尽收眼底;还可以眺望到“两个老城”(江都老城和扬州古城),以及一纵一横的“两个高铁”(连淮扬镇高铁和宁启铁路)、“两个新城”(广陵新城和生态科技新城),古今辉映,相得益彰。

    江淮大地,西高而东低,长江、黄河两条巨龙横穿入海,哺育着这块土地和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南临长江、北接淮水,京杭大运河自扬州穿城而过, 湖泊、湿地水网密布。作为江淮交汇的重要节点,扬州沿江通淮,中贯运河,横跨长江、淮河两大流域,淮河的水百分之七十从扬州入江,之后一路狂奔,东流到海。

    以京杭大运河为主干线的江淮生态大走廊,串联起高邮、邗江、广陵、江都、宝应以及四十二个乡镇,纵贯一百多公里,串连江、河、湖,规划覆盖一千八百平方公里。因“州界多水,水扬波”而得名的扬州,自古以来依水而建、缘水而兴、因水而美,扬州的基因里处处有着水波的荡漾。

    然而,与此同时,因水而兴的扬州也曾为水而“劳心伤神”,“成长的烦恼”也在倒逼着水乡在反思:人口、产业迅速向城市聚集,排污量也随之大幅度增加,城市建设不断填埋、挤压原有的湖泊、河道。今天的我们,该以怎样的决心化解危机?

    治城先治水,这个理念很快在扬州达成共识。

    这是五月的扬州,“治城先治水”的理念已由蓝图变为现实。这是古老的扬州,又是现代的扬州,天、地、水、园,磨成了一幅极淡又极浓的水墨画。古城外,扬州城向东,有一片五十多平方公里的平原湿地,名为“七河八岛”,包括京杭大运河在内的七条河流,在这里分割出山河岛、凤羽岛、壁虎岛、凤凰岛等大大小小八个岛屿:“七河八岛”是扬州生态自然环境保护最好的湖泊、湿地之一,水陆交融,资源丰富,万鸟翔集,一座拱桥,一道楼台,一段堤坝,一壁影墙,一群飞鸟,一缕炊烟,皆成景致,变幻莫测,气象万千。

    这是五月的扬州,今、昔、新、旧,古运河、京杭大运河、淮河入江水道三条黄金水道与长江在扬州境内交汇。从瓜洲古渡到施桥船闸,再到三江营,江河交汇之处景色绮丽,风光秀美,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大江风光带。

    曾几何时,南水北调东线输水通道和淮河入江通道,经由“七河八岛”,使得这里生态敏感性日益突出,而长期形成的众多船厂、沙石场却给环境带来沉重压力。而今,南水北调的调度中心大屏幕上的数字令人感慨,也让人振奋:

    ——在输水沿线周边地区三百四十平方公里范围划定的核心保护区里,先后实施了万亩沿江风光带、万亩绿色通道、万亩田园风光带等一批源头保护项目,相继建成邵伯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和南水北调源头湿地保护区。

    ——输水骨干河道沿岸建成了十多米宽的绿化隔离带,公共绿地面积达十二万平方米,在东线源头形成了天然的“水质净化厂”。

    ——为退渔还湖,水源地区域的水产养殖面积累计减少二十五万亩,减幅达百分之二十,平均每亩损失两千五百元。

    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扬州把保护源头水质作为神圣使命,“清水走廊”将一江清水倾情北送。

    扬州在江淮生态大走廊区域内实施了三百个重点减排工程、五十九个流域水污染防治项目,关停小化工小电镀企业一百零二家,退渔还湖三十万亩。启动了约八十平方公里的江淮生态大走廊先导区建设,已完成二十一家船厂、沙石场搬迁,一百万平方米的拆迁和环境整治,在生态大走廊沿线基本建成了九个十平方公里以上的生态中心。

    淮河水进入扬州后,与面积七百八十平方公里的高邮湖及其北端的宝应湖、南端的邵伯湖交汇。江淮生态大走廊建设的主要内容,便是针对三个湖泊沿岸三公里范围内实施“三退三还”:退耕、退渔、退养,还林、还湖、还湿地,今后五年每年还湖面积不少于三万亩。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以着这样的理念,江淮生态大走廊纵情地向北延伸,与微山湖、骆马湖、洪泽湖、白马湖等淡水湖连成一条纵贯江苏南北的湖泊链,湖泊面积占全国淡水湖的百分之十五左右。既做“减法”,又做“加法”。一手铁腕治污,一手生态修复。一个山清水秀的江淮生态大走廊正在呼之欲出。扬州大幅度减少水产养殖、渔业捕捞的同时,扬州还淘汰一批化工、造船等落后产业,代之以现代农业、旅游业等新型绿色产业,推动形成一个以湖泊和京杭大运河为串联的生态大走廊,面积一千八百平方公里,约占扬州的三分之一。

    扬州是南水北调的东线源头,通过走廊的建设,保障和保护南水北调的水质和水安全。未来江淮生态大走廊的范围,将以京杭大运河为主干线,涵盖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输水线路流经地,包括徐州、宿迁、淮安、泰州多地都将参与其中,并形成联动机制。

    江淮生态大走廊串联长江淮河两大水系,是长江、淮河与京杭大运河交汇带,是我国东部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是淮河入江入海通道重要缓冲区,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最重要的水源地和清水走廊。长江水沿京杭大运河逐级提水北送,建设江淮生态大走廊,将扬州重要水道与微山湖、骆马湖、洪泽湖、白马湖等纵贯相连,对于保障沿线水域生态环境、促进南水北调水质稳定达标具有决定性的重大意义。

    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又是社会财富、经济财富。这一点,在江淮生态大走廊的先行示范区——扬州,得到了很好的印证。

    北郭清溪一带流,

    红桥风物眼中秋,

    绿杨城郭是扬州。

    这是五月的扬州。美哉!绿杨城郭,昔者广陵,今日扬州。

    (作者系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


责任编辑:进展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