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80年前日寇侵略扬州又添罪证 扬州发现《贞烈耿六姑传》手稿

2017年12月 13日 07:16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耿耀庭手绘耿六姑遗像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1937年12月13日,日军对手无寸铁的南京民众大屠杀,惨绝人寰。次日,日军侵占扬州,扬州沦陷。当时,扬州名医耿耀庭的妹妹、耿鉴庭六姑在日寇侵入扬州时,以死报国护家。扬州硕儒陈含光撰写了《贞烈耿六姑传》,至今传记石碑仍嵌在耿家巷院内砖墙。近日,耿氏后人联系本报表示,在整理耿鉴庭的遗物时,发现了《贞烈耿六姑传》碑文手稿。

    意外发现珍贵手稿

    陈含光撰写耿六姑传略

    在耿家巷的耿家后花园院墙中,砌有一块“耿六姑贞烈坊”,旁嵌有石刻“贞烈耿六姑传”,是扬州名儒陈含光所书写,这块牌坊是扬州今日仅存的贞烈牌坊。近日,耿鉴庭的儿子耿刘同与本报记者联系,整理父亲遗物时,在书柜里的一个纸箱里发现了陈含光《贞烈耿六姑传》碑文的完整手稿,还有父亲所画的耿六姑画像。

图片由耿氏后人提供

    根据《贞烈耿六姑传》手稿的图片,陈含光这样写道:“六姑名汝城,字月庭,江都耿氏,当洪杨之乱,耿氏死难者七人,时人目为忠义。耿家六姑,暨妹竹庭,皆彻瑱不行,供养母刘志行,高洁不苟言咲,遍览诸文史,间于针紩,则课诸儿童书……”

    《贞烈耿六姑传》是一篇传记,记述了名医耿耀庭的妹妹、耿鉴庭六姑在日寇侵入扬州时以死报国护家的贞烈之举,全传486字,将人带回到1937年12月18日。幽静的耿家巷石板路响起了铁蹄声,当时六姑年已六十三岁,八姑年已六十岁。她们两人听道日本鬼子侵犯扬州,奸淫掳掠,无所不为。她们将冰片藏在身边,以备万一。过了四天,日寇破壁将入,八姑便把所藏的冰片取了一半,用水和服。六姑便把剩余的冰片,和酒服下,六姑殒命,八姑呕药未死。

    手稿的撰写者陈含光,名延韡,号移孙,以字行。近代扬州书画名家,冶春后社诗人。1919年被北京清史馆聘为纂修,协纂《清史稿》。日寇侵略扬州时,以卖画鬻书为生的陈含光深居简出,一再拒绝日伪政府的宴请,并刻闲章“沦隐者”以自警。遇日军强索书画,则事先毁笔、破砚、裂纸以避,表现出爱国文人的浩然骨气。写下了记录日军在扬州暴行的《芜城陷敌文记》。抗战胜利后,陈含光自书一联“八年坚卧,一旦升平”以庆贺。

    看到窟窿就会想起她

    日本人侵略扬州的罪证

    “日本鬼子凿我家的后墙,六姑太自尽,是我幼小时的第一记忆。”耿鉴庭大女儿耿引曾说,在三代人(曾祖母,祖父和六姑太、八姑太,父母和姑母)的呵护下,她由婴儿成长为幼儿,在懵懵懂懂的意识里,逐渐对家中的人和事有了认知。

    耿引曾说,那是冬日的一个下午,全家逃难到了公道桥,在一个农户家落脚。当时她很不习惯,记得家人说“还要什么,日本鬼子进扬州城了,命都难保,你还闹”。

    没过几天,耿引曾和大人们在大场边晒太阳,从耿家巷来的帮工杨二告知:“家里人都好,只是驻扎在万寿寺街兴教寺里的日本鬼子,要给马饮水,不知道从哪儿知道我家后院里有口井,鬼子就凿家里的后墙,要牵马来饮水。六先生、八先生两位老小姐早有准备,六先生吃了冰片,又喝了高粱酒,不一会儿就口吐白沫,再一会就咽气了。”

    杨二的话音未落,娘娘和妈妈就失声号啕大哭,趴在磨盘上不起身。当时,耿引曾吓坏了,不知道“咽气”、“自尽”是怎么回事。还是父亲告诉她,“六姑太已进棺材了,她再也不能教你描红、识字了”。

    等返回耿家巷,家里摆放着六姑太的棺椁,后院墙上有个大窟窿。“家人说,鬼子听说我家死了人,怕是传染病,就停止打墙,用几块石头堵上,这是鬼子的罪恶见证。”耿引曾说,此后,全家人只要一看到这个窟窿,就想起六姑太。

    一生未嫁桃李满天下

    珍贵手稿画像捐给扬州

    “在我的记忆中,六姑太是个性格直率、刚强的人。”耿引曾说,六姑太一生未嫁,桃李满天下。年幼时,她的祖父、父亲在药室给患者看病,药室后的书房便是六姑太的私塾,教男女幼童识字、描红。她没能等到六姑太教她识字。

    “在扬州,在中国,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但在危急关头能够宁死不屈,舍生取义,表现出中国人的气节,代表了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后来为六姑太立了贞烈牌坊,陈含光先生撰写了《贞烈耿六姑传》。”耿引曾说,时间过去80年了,希望六姑太的事迹能为更多的人知道,能为更多的人铭记。

    “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商量,准备把陈含光的手稿、六姑太的画像等都捐给扬州。”耿引曾说,虽然现在定居在北京,但是乡根还是在扬州,这些珍贵的资料留在扬州,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们还在父亲的遗物里找到一包香灰,这是六姑太当年在私塾用过的香,这么多年了,父亲一直保存在身边。”耿引曾说,她打算把这包香灰带回扬州,埋在耿家后院六姑太最爱的书房前。

    记者 王诗韵


责任编辑:陈书戈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