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我家的故事】扬州收藏爱好者展出老物件 见证改革开放40年来“我家的变化”

2018年11月 19日 16:1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核心提示】

扬州市文昌花园社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老物件展”昨天拉开帷幕,社区收藏爱好者张玉顺将数十年来收藏的各种老物件,分门别类展示出来,见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家的变化”。

记者现场看到,这些老物件中有许多是扬州本土生产的,从仪征刘集乡办企业生产的煤油灯、扬州桅灯厂生产的桅灯(马灯)到扬州无线电厂生产的百花牌收音机、宝城无线电厂生产的宝城牌双卡收录机等,让参观的居民恍惚回到从前,这些物品他们或多或少曾使用过。

宝城牌双卡收录机

百花牌宝城牌

扬州产收音机收录机用过吗?

改革开放前有一台收音机,改革开放后有台收录机,这在以前都很风光。而对于老扬州人来说,本地产的收音机与收录机使用得最多。

昨天的展览现场,百花牌收音机从大到小有三四台,这与何园和扬州无线电厂都有关。今年58岁的张玉顺在何园工作30多年,他告诉记者,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扬州无线电厂的厂址就在何园内,直到1979年才搬迁到史可法路。而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扬州普通家庭使用最多的收音机就是百花牌的,因为价廉物美,维修也方便。

而宝城牌收录机则是张玉顺自己购买的,现场还有当时使用过的一些歌星的磁带。张玉顺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前期,市面上日本产收录机最多,但价格昂贵;后来国内不少厂家也开始生产,价格便宜多了,宝城牌收录机就是由扬州宝城无线电厂生产的。他这台宝城牌是1992年前后购买的,花了200多元,有了收录机后,他买了许多磁带,也经常拎到大街上、公园里“显摆”。

煤油灯是仪征刘集产的

大型场合才会使用汽油灯

对于“70后”以前的人而言,不但对煤油灯印象很深刻,汽油灯更是刻骨铭心,因为这种灯只有在办大事时才使用。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虽然家家户户都通上了电,但因为电力供应紧张,停电是家常便饭的事,因此,每家都备有煤油灯。昨天的展览现场,不但有普通的煤油灯,还有装饰用的景泰蓝煤油灯、高玻璃罩煤油灯等。据张玉顺介绍,那时,仪征刘集有家乡办企业专门生产煤油灯,扬城商店销售的煤油灯大部分是该厂生产的。

一般人对马灯的印象比较深,其实它还叫桅灯。昨天现场的两盏桅灯,是扬州桅灯厂生产的。张玉顺说,扬州产的桅灯绝大部分是为船舶使用的;而在30多年前的扬州农村,马灯用来从事农业生产、夜里走路当手电筒等。

汽油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最“亮”的灯,因为需要“打气”,有的地方还称为“汽灯”。张玉顺说,那时,普通百姓家办红白喜事、企事业单位开会等,难免会遇到停电,因此总备几盏汽油灯应急,这种灯点的时间越长越亮,甚至刺眼,但孩子们很稀罕,因为它咝咝作响。

木制牛奶箱搪瓷“饭提”

锔碗三分钱补两个铁疤

家家户户天天离不开的碗碟,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其中锔碗(补碗)早已淡出了人们的生活,而牛奶箱也见证了百姓生活的提高。

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个与现在的保温罐类似的搪瓷老物件。张玉顺告诉记者,扬州人称为“饭提子”,用来装饭菜。那时上班的人一般中午不回家,不少人早上带饭菜就用它,挂在自行车龙头上,到了冬天,外面还用棉套包裹保温。改革开放后,“饭提子”的材料改为不锈钢,近年来,保温罐取代了“饭提子”。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条件的提高,普通百姓也开始喝上牛奶了。昨天现场有只木制牛奶箱,可从侧面抽出小抽屉拿牛奶瓶。张玉顺说,他小的时候,条件好的人家孩子喝麦乳精,后来喝奶粉;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鲜牛奶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他也是从那时为孩子订牛奶的。为此,他自己请人用木料打了一个牛奶箱,如今的牛奶箱无论是材质、款式都时尚多了。

张玉顺昨天还带来了他小时候曾经端过的“大海碗”,其中一只碗的外侧还有三个铁疤,是被锔过的。张玉顺说,这只碗因为使用时间长,在1976年前后出现了裂纹,母亲要他送到门口找匠人锔一下,当时的行情是三分钱两个铁疤,二分钱一个铜疤,他选择铁的,且还“赚”了一个铁疤子。前不久,他在扬州火车站还见到了这位年近九旬的老匠人,老匠人说,现在没有人再补碗补缸了,工具还在,手艺早就歇了。

通讯员 陈桂香 记者 刘峰生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