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春风秋月扬州情

2019年08月 29日 09:37 | 来源: 扬州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唐诗三百首》选杜牧诗十首,其中竟有四首是与扬州有关系,《赠别》(一)、《赠别》(二)、《遣怀》、《寄扬州韩绰判官》。这四首七绝因为选入了《唐诗三百首》而成了“名篇”,而这四首七绝因为承载了晚唐大诗人杜牧对扬州赋之不尽的深情,而让扬州在千年文化时空及浩瀚诗歌星空,华光熠熠,梦幻迷人。

本文作者又从这四首与扬州有关的七绝中,分层探析出一位诗人和一座城市互为表里的风流浪漫及生命况味。

今天我们阅读古典诗歌,往往将有无“意境”作为评判诗歌优劣的标准。但关于“意境”的解释,至今众说纷纭,没有固定标准。依我的理解,意境,可理解为是诗篇的“意”,与词语的客观建筑,及作者的独特气质所构成的一种磁场现象。一首诗的“意”,或者说一首诗的寄托或追求,比较容易明了。而如何体味一首诗的“境”,就需读者具有的一定的学养或悟性。可以这么说,一首诗的“境”,不仅是指它的某种戏剧性场景,或它所达到的令读者瞭望另一个世界的境界,它在客观效果上还给予了读者一种可栖居之所,使读者在领略了一首诗的“意”之后,仍恋恋不舍,或离去的路上,仍不时地回首眷顾。以“意境”来评判诗歌,诗歌高下就清晰多了,甚至对过去的一些经典诗歌,以及经典的诗歌选本,我们也可以获得新的观照。

《唐诗三百首》无疑是经典的诗歌选本,但以今天的“意境”眼光来看,仍存在不足。当代大诗人余光中先生就认为,《唐诗三百首》所选的李白《怨情》“美人卷珠帘”《玉阶怨》“玉阶生白露”两首五绝,在“主题和意境上,都颇相似”,是两幅境界幽寂的闺怨画,现代人的墙壁上置一幅,即可由一斑而窥全豹。而他自己推荐的五绝《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劳劳亭》“天下伤心处”等,契合自然之理,意境显然更为高远。实际上,以我的看法,《唐诗三百首》所选入的某个诗人的同一类型作品,也可以有层次之分,例如,杜牧的四首“扬州诗”。《唐诗三百首》选杜牧诗十首,其中竟有四首是与扬州有关系的,可见杜牧与扬州的情感之深,而这四首七绝也因为选入了《唐诗三百首》而成了“名篇”。我们如果以今天的“意境”眼光来考察这几首“名篇”,显然是可以分出层次的,我且尝试由低到高来评析一下。

诗笔绘就

豆蔻佳人

诗的前两句,用真切的笔墨,描写了这位妙龄歌女的美貌,后两句中的“春风十里扬州路”,写出了当时扬州城的神髓,而成为传诵一时的佳句。

娉娉袅袅十三余, 

豆蒄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 

卷上珠帘总不如。

——《赠别》(一)·杜牧

唐代的扬州,是中国的最繁华之都,不仅商业繁荣,“烟花”业也是名扬四海,“扬州胜地也,每重城向夕,娼楼之上,常有绛纱灯万数,辉罗耀烈空中。九里三十步街中,珠翠填咽,邈若仙境。”(《太平广记》第273卷)因此,这首《赠别》(一)诗中的“春风十里扬州路”不算夸张。一般认为,《赠别》诗是杜牧在大和九年(835年),由淮南节度使掌书记升任监察御史,离扬州赴长安时,为扬州相好的歌妓所写的分别之作。杜牧诗语言俊爽轻利,疏朗清新,无需过多解读,一般读者均能明了其诗意。诗的前两句,用真切的笔墨,描写了这位妙龄歌女的美貌,她刚十三有余,轻盈美好的身姿“娉娉袅袅”,而她容貌的姣美,如二月含苞待放的豆蒄花。诗的后两句,则用一种相比衬托的手法,显示了小歌女美貌的不同寻常,就是扬州所有的佳丽们都站出来,也不能与她相比。后两句中的“春风十里扬州路”,因为写出了当时扬州城的神髓,而成为传诵一时的佳句。应该说,《赠别》(一)之所以能被蘅塘退士选入《唐诗三百首》,自有它的过人之处,但我之所以将它放在杜牧的四首“扬州诗”的最低处,是有我的道理的,从我们今天的“意境”美学来看,《赠别》(一)的出彩之处,在于它的“意”,即杜牧以大师的笔法,描绘出了一位不同寻常的歌女的美貌,可爱,但它的“境”的踪迹,却是难以寻觅的,无论是戏剧性场景的“境”,还是令读者徘徊其中,瞭望另一个世界的“境”,都几乎不存在。因此,《赠别》(一)是一首别具特色的诗,但还不是一流的诗。

情到深处泪烛无言

一对情人凄然相向,伤感万分。读者不知不觉中已身临诗境,久久盘桓,体味着一种复杂而深刻的人类情感。

多情却似总无情,惟觉樽前笑不成。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赠别》(二)·杜牧

有学者认为,《赠别》二首,同写给一个妙龄歌女的,我以为不一定,一是杜牧在扬州的风流账多矣,不会将情感仅寄托在一个歌女身上;二是《赠别》(二)所描写的复杂深沉微妙的男女之情,《赠别》(一)中的尚十三余的小歌女,应是难以体味的。当然,肯定地说,这首诗是描述了一对情人别离的场景:诗的前两句,描写了别筵上,一对情人凄然相向,因为爱得太深,难舍难分,一时竟找不出合适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复杂的情感,反而显得像是无情似的。想说一些高兴的话,打破离别的悲苦,却怎么也无法强颜欢笑,反而是举杯消愁愁更愁。诗的后两句,借喻别筵上的一支燃烧的蜡烛,进一步描写一对情人的难舍难分之情:蜡烛不停地燃烧着自己的心,流着泪,在时间的煎熬中,直至绝望的天明。《赠别》(二)成功地描写一对情人难舍难分的复杂情感,在“意”上可与《赠别》(一)相媲美,而它超出《赠别》(一)的地方,是它已拥有了某种“境”,即一种戏剧性场景——虽然尚不是高层次的“境”,至少,眼前已现出了这样的场景:一对情人凄然相向,伤感万分。别筵上的一支蜡烛在无言燃烧,垂着烛泪,计算着难舍难分的时间。读者不知不觉中已身临诗境,久久盘桓,体味着一种复杂而深刻的人类情感。

载酒江湖扬州梦好

《遣怀》表层上看,可谓是他的“浪子感怀”。它的深层之“意”,则是感慨人生虚度,自伤怀才不遇,而且这种感慨,自伤,是以一种自嘲的方式写出来的。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遣怀》·杜牧

杜牧前后三次来过扬州,第一次是大和六年十二月(832),时年30岁。当时,杜牧在宣歙观察使沈传师帐中做幕僚,受委托到扬州拜访前宰相、新任淮南节度使牛僧孺。此次居扬时间约一个月。第二次是大和七年四月,时年31岁。杜牧应牛僧孺之约,在其幕中做推官,后转为掌书记。至835年任监察御史分司东都离开扬州,前后时间约两年,是杜牧在扬时间最长的一次。第三次是开成二年(837),时年35岁。在洛阳任职的杜牧因弟弟杜顗在扬州失明,便告假离开洛阳,带着医生到扬州看弟弟。此次居扬逾百日,但远不足一年。因此,《遣怀》诗中回首的“十年”,应是泛泛意义上的数字或一种感觉中的数字,且是指向着第二次居扬州的两年时光。这两年时光里,杜牧与青楼女子往来颇多,诗酒风流,放浪形骸,《遣怀》一诗,表层上看,可谓是他的“浪子感怀”。诗的前两句,写自己落魄江湖,每日饮酒作乐,在那些美丽的歌女们之间消磨时间;后两句的意思是,就这样不知不觉十年时间过去了,像在扬州做了一场大梦。唯一所得的,是在青楼群落下个薄情负心的名声。《遣怀》诗之所以比《赠别》二首好,有这样的理由,首先,是它的“意”特别出色,且有多重之“意”。这首诗的表层之“意”,似乎是一首浪子忏悔诗,前尘如梦,不堪回首,但它的深层之“意”,则是感慨人生虚度,自伤怀才不遇,而且这种感慨,自伤,是以一种自嘲的方式写出来的,这就很了不起。《遣怀》诗是古典诗中一首罕见、难得的“自嘲”诗,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另一首“自嘲”诗,就是鲁迅先生的“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了。其次的理由,是这首诗的用典好,浑融入诗,极大地拓宽了这首七绝的诗性空间。首句中的“载酒行”,实来自魏晋竹林七贤的“刘伶醉酒”,刘伶外出时,车侧总挂一壶酒,终日酩酊,随车携一铁锹,称何处醉死,即葬——由此,这则典故给这首诗添了一抹不满社会黑暗的色彩;第二句的“楚腰纤细掌中轻”,运用了“楚灵王好细腰”和“赵飞燕掌上舞”两个典故,表面是赞美扬州歌妓之美,背后是暗示自己也曾帝王一般的快乐,可这所谓的帝王一般的快乐,与首句的“落魄”并置在一起,就构成了一种惊心动魄的反差,反讽,更突显了这“落魄”的悲哀。第三句中的“扬州梦”,其实就是“唐槐梦”,杜牧写《遣怀》诗时,唐传奇小说《南柯太守传》已广为流传,小说叙述到,淮南节度使门下小官淳于棼宅前有棵古槐,遮天蔽日,一日,淳于棼槐下酣饮后入梦,被两个使臣邀去,进入树洞,进入了大槐国,被招为驸马,后又派往南柯郡任太守,享尽荣华富贵……梦醒后,自己仍躺在大槐树下。这棵大槐树,至今仍矗立在扬州老城的驼岭巷深处,这“唐槐梦”,或者说“扬州梦”,使第二句的“楚腰纤细掌中轻”的日子,更显得虚幻,无聊。生命之境便在这虚实之间有了无穷的况味。

深情高调晚唐绝作

诗人有如一个高明的画师,泼墨出一幅扬州秋日图及扬州月下世界。是一首独特的唐时扬州赞美诗。一幅幅如画的场景,使读者恍如身临其境,沉醉其中。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寄扬州韩绰判官》·杜牧

《寄扬州韩绰判官》是杜牧有代表性的名篇之一,有“意”有“境”,意境高远,浑然相成,因此,是四首“扬州诗”中写得最好的。诗的前两句,诗人有如一个高明的画师,泼墨出一幅扬州秋日图:天际青山逶迤,若有若无,水碧如带,迢递不断。空气中,已飘忽一丝秋天的萧瑟,而扬州的大地,依旧绿意葱茏;后两句,诗人将读者引至著名的扬州月下,诗人徐凝有名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可见扬州的月下世界之美。这里,涉及到一个关于“二十四桥”的公案,北宋沈括认为是二十四座桥,散落在扬州城中,《梦溪笔谈·补笔谈》卷三中,对每座桥的方位和名称一一做了记载。另一说认为就是一座桥,名叫二十四桥,清李斗《扬州画舫录》卷十五称:“二十四桥即吴家砖桥,一名红药桥,在熙春台后……”我以为,在这首诗中,还是理解为二十四座桥好,一来这散落的二十四座桥更为显示了扬州的水乡特色;二来拓宽了月下世界的空间,使诗境更显缥缈;三来与最后一句诗的配合也更符合逻辑。那么,后两句诗就可以这样地来读:在这无垠缥缈的月下,这银色美好的世界,我的朋友,扬州城中的二十四座桥,你在哪一座桥上教美人吹箫呢?这一首诗的“意”好,既重温了与老友深厚的友情,表达了对曾经的扬州美好时光的怀念,同时亦是一首独特的唐时扬州赞美诗。至于这首诗的“境”,则更为出色,一幅幅如画的场景,使读者恍如身临其境——而由此合成的“意境”,产生了一种真正的磁场魅力,使读者徘徊其中,感染其中,沉醉其中。诚如《唐人万首绝句选评》的评语:“深情高调,晚唐中绝作,可以媲美盛唐名家。”

■庄晓明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