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宝应“红岩烈士”“回乡”35载,他的子孙有一个愿望

2019年09月 04日 09:31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7月21日,扬州晚报刊发了在江苏籍红岩英烈事迹展览和红岩英烈的英雄事迹演讲中,第一次提到了扬州宝应籍“红岩烈士”万东康。近日,热心的宝应志愿者、新四军后代宋必华花了一个多月在宝应当地辗转寻找了几个乡镇,终于在宝应县黄塍镇大陆村吴庄组后胡庄找到了烈士万东康的墓地,这里也是其出生地,并寻访到万东康的84岁的堂侄(亦是姨侄)万帮富,详细“还原”这位铮铮铁骨“红岩烈士”的英勇故事。

“红岩烈士”

为护厂阻止敌人放炸药

在解放前夕壮烈牺牲

读过《红岩》的读者,一定对小说中的兵工厂不陌生。《红岩》中兵工厂的原型就在重庆的第二十一兵工厂,而万东康是该厂的一名工人。他在解放前夕与炸厂的特务作英勇斗争,最后壮烈牺牲被追认烈士。

万东康,扬州宝应人。1928年,进入第二十一兵工厂的前身南京金陵兵工厂弹厂工作。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揭开了中国全民抗战的历史篇章。11月12日,上海失守,南京告急。11月16日,国民政府下达金陵兵工厂西迁命令。内迁重庆后,第二十一兵工厂是当时全国最大的兵工厂,在抗战期间为抗战前线提供60%的武器弹药。当时,万东康在兵工厂的修枪所工作。

重庆解放前夕,敌人特工想破坏炸毁第二十一兵工厂。第二十一兵工厂广大员工在地下党和时任厂长俞濯之的组织下,发起护厂运动。1949年11月29日,在重枪厂,工人们自行组织起护厂队,筑起人墙,从厂大门起层层守护,阻止敌特进厂和接近厂区放炸药。

在修枪所,一队国民党兵威逼恐吓守门工人万东康,见无效便破门而入,强行运进炸药。万东康勇敢地冲上前去,用力推国民党兵,阻止他们放炸药,一边破口大骂:“狗强盗!解放军就要到了,看你们还能横行多久。”几个国民党兵围上来用枪托猛击万东康,万东康被打得昏死过去。但万东康的阻止,却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当国民党兵刚摆完炸药,正准备安装导火线时,解放军的炮声响了,国民党兵仓皇逃去,从而将兵工厂保护了下来。但万东康却吐血不止,光荣牺牲,年仅46岁。

12月1日晚,解放军约一个营的人过江入驻第二十一兵工厂。不久,第二十一兵工厂改为四五六厂,任务仍是生产重机枪、迫击炮等。四五六厂生产的迫击炮,还装备到抗美援朝的志愿军中。

身世凄苦

姐妹兄弟不是病死就是饿死

生活艰难去兵工厂做工

家住宝应的万东康怎么会在重庆的兵工厂做工?在万帮富的家里,宋必华拍了一张革命烈士证明书的复印件。记者看到,“证明书”是国家民政部在1983年7月15日颁发的。证明书旁边是烈士的档案。

1903年3月,万东康生于宝应县东北乡打罗村(如今的宝应县黄塍镇大陆村吴庄组后胡庄)一个贫苦家庭。昨晚,记者联系上84岁的万帮富,他说:“我从未见过堂叔,但常听家人念叨,他一生过得艰难辛苦。”万东康的童年是在饥饿、瘟疫、洪灾、战乱环境中度过的,他的姐妹兄弟不是病死就是饿死,最后家中只剩下他唯一的独苗。

万东康读过几年私墊,后因家里揭不开锅,只好中途辍学,用他幼小稚嫩的肩膀与父亲共同承担起家庭的重任,租种地主的田地,一年一熟,缴了地租后,到手的粮食所剩无几,一家人仍然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艰苦生活。

万东康成年后随父辈亲友过江来到南京南郊中华门一带打零工,以贩卖蔬菜为业,勉强度日。“在卖菜的过程中,堂叔经人介绍,进入金陵兵工厂弹厂(南京晨光机械厂所在地)工作,直到兵工厂迁至重庆。”

堂叔的英勇故事,万帮富很小就听说过。“我堂婶名叫骆文钰,听家人说,她与堂叔是老亲做的亲。”万帮富说。骆文钰随万东康去南京贩卖蔬菜,后来万东康进了兵工厂,迁到重庆,骆文钰一起随行。后来万东康牺牲,骆文钰就没有再回来,留在重庆直到1989年去世。

魂归故乡

烈士骨灰35年前从重庆回乡

后与夫人合葬于后胡庄

在万帮富的指引下,志愿者宋必华在黄塍镇公墓找到了万东康和夫人骆文钰合葬的墓。烈士的墓怎么会在公墓?万帮富介绍,万东康牺牲后,骨灰一直敬供在重庆家里,直至1984年清明前由其妻骆文钰和其子万帮兴及堂侄万帮富三人护送至老家祖坟简单安葬。

“之后一切由万帮富守护,直到万东康夫人骆文钰1989年过世后,合葬于后胡庄。”宋必华满心感佩地说。

2004年春天,宝应当地实行殡葬改革,其合葬墓免费由后胡庄迁至黄塍镇联合村姜庄组公墓,万东康的儿子万帮兴带着一家老小从重庆来到宝应,在公墓举行简单的迁墓仪式,后交由镇民政部门管理,仍由万帮富守护。

万帮富坦言,他的堂弟万帮兴身体有恙,不能言语,生病前一直有个夙愿,让父亲能够安葬在家乡的烈士陵园里。“这也是我们家族的愿望,让子孙后代都知道家族里这位铁骨铮铮的‘红岩烈士’,秉承他的遗志!”(记者 张庆萍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