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400多篇文章“表白”老师一句夸奖成就了他的作家梦

2019年09月 09日 09:09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一块黑板,三尺讲台,一声“老师”,一生老师。在我们成长的道路上,离不开老师的陪伴,他们用“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决心栽培着我们,人生路上教师的角色必不可少,他们是除去亲人之外最为关心你但不求回报的“陌生人”。

为弘扬新时代尊师风尚,表达大家对教育工作者的诚挚敬意,由扬州市教育局联合扬州发布共同发起的“我和我的老师”征文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千名网友参与本次活动,截至目前,来稿已经超过400多篇,学生、老师、作家等纷纷来稿,用文字来表达对老师的感谢。

上世纪60年代

无微不至的爱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78岁的钟冠尧是一名退休教师,他在征文中讲述了与初中语文老师李振根的故事。

钟冠尧回忆说,1959年下半年,他在扬州中学初三(五)班读书,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面临失学,李老师了解情况后,帮他申请减免了学杂费,还给他安排每月5.5元的助学金。

钟冠尧说,李老师不仅在学习上为他指明方向,生活中更是无微不至,最令他难忘的是一个中秋节,生活委员登记寄宿生,要求每人缴三角钱、二两粮票,到总务处领两只月饼,可钟冠尧没有钱也没有粮票,只好作罢。万万没想到的是,过节前夕,李老师笑迷迷地递给他一个纸包,对他说:“呐!这两只月饼送给你!”简简单单的话语,钟冠尧热泪盈眶。

李老师对他的帮助,钟冠尧铭记于心。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李老师无微不至的关爱,他早就失学了;如果没有他的严厉批评,恨铁不成钢,他的语文成绩也不会出现骄人的成绩,

“长大后我也成了老师,写作、为人师都具备了较好的文字基础,取得较好的业绩,作为中学高级教师退休,我最感谢的人还是李老师。”钟冠尧说。

上世纪70年代

上课要全体脱帽

孔先生主张学以致用

1975年,腾家庆在沙头中学读书,他在来稿中分享了语文老师孔先生的故事。

虽然时隔多年,腾家庆依然记得与孔先生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孔先生是东北人,五大三粗,鼻尖上架着一副啤酒瓶底厚的眼镜。那天,孔先生左手托教材,右手执教鞭,头戴一顶在东北冰天雪地中才能见到的长毛兽皮帽。”

腾家庆说,孔先生在班上立下一个“特别”的规矩,只要他进了课堂必须脱帽,这是师生之间的相互尊重,也是对神圣课堂的敬重,从此,学生们也和孔先生一样都是脱帽上课了。

当时,孔先生教语文,轻现代文,重古诗文,要求学生拓宽课外阅读量,主张学以致用,“我们没有课外读物,孔先生有,我读的第一本课外读物《林海雪原》,就是孔先生奖励给我的。”腾家庆回忆说,孔先生问同学们会不会背诵小说中203首长写给小白茹的诗,同学们说不会,孔先生说,你们应该会,这是爱情诗,于是“万马军中一小丫”成了腾家庆背诵的第一首爱情诗。

腾家庆说,遗憾的是,孔先生没有把他们送到毕业,就调回东北老家了;上世纪80年代每当热热闹闹探讨“课改”时,他就格外想念孔先生。


上世纪80年代

赤脚入田间观察

老师是一辈子的榜样

来自宝应望直港的冯百明,在来搞中讲述了与扬州大学农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士张洪程的师生情。

1983年8月,冯百明进入江苏农学院农学系,跟随张洪程老师学习了两年半。“无论在农学理论方面,还是在农业生产实践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冯百明说,张老师严谨的工作作风,苦干实干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他。

1984年1月中旬,夜间温度一直在零下5摄氏度徘徊,担心冯百明深夜起不来,张老师连续几天和他一起测定温度,为统计分析提供了准确的数据。1985年3月,冯百明到农学院实践基地邗江双塘村驻地工作。期间,张老师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就骑着自行车奔波于双塘、田庄相距20多公里两个实习基地指导实验田、示范田肥水运筹、病虫防治等。为掌握植株生长情况,他总是赤脚深入到田间观察。

冯百明说,他工作后,一直以张老师为榜样,努力干好本职工作,为推动农村、农业发展尽最大努力,把学到的知识用于生产实践中去,积极推广先进栽培模式,干一行,爱一行,苦干实干。


上世纪90年代

老师的一句夸奖

成就了他的作家梦

小学毕业20周年,作家严腾飞再次与王晨老师合影,虽然无情的岁月在王老师的头上种下了丝丝白发,可她在严腾飞心中依然美丽、优雅。     

严腾飞小学二年级时,尝试去写习作,每次写作文最头疼,不知道写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写。但是那一次,他的作文第一次被王老师当众作为佳作去分享,直到现在,严腾飞都清楚地记得,那篇题目为《蛋炒饭》的作文,那篇不到400字的作文,他前前后后修改了不下十遍。让他明白,原来再普通不过的素材,只要用心去写,也能获得赞赏。

“我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篇写蛋炒饭的作文,可是这一篇,是我见过写得最好的一篇。”王老师这句话,严腾飞记忆犹新,看似普通,却足以点燃小宇宙爆发的话语,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埋下种子。

严腾飞大学毕业后,在很多报刊杂志上发表过文章,每到这时,他喜欢与王老师共同分享。“明师之恩,诚为过于天地,重于父母多矣。在我们的一生中,都将注定会接触到许多的老师,他们或许是你的启蒙恩师,或许是为你传道解惑授业的恩师,有的甚至是一字之师,一理之师,正是他们,让我们走出困惑,学会了为人的道理。”(记者 田文荟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