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中秋时的夜空

2019年09月 11日 15:3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张庆

父亲离开我已经有两年半的时间,今年开春,母亲也去与父亲团圆了。对于我来说,中秋的冷清自不待言,好在有妻儿相伴,家的概念很是温馨;还有至爱亲朋的互致问候,彼此都遥相呼应着关爱;那些有关这个节日温暖的回忆,常常会从我的思念中析出,还能继续温暖着我的内心。

我的童年时光,月饼是要凭劵供应的,具体每家能买到多少,我是记不清了,但是分到我的手中,顶多只有切下的一小块,从来没有吃过完整的一只。我会对月饼有多少层叠加、为什么面上都贴有一张半透明的小油纸、馅心为什么味道那么美妙非常好奇,据此去问了父母,他们只是笑笑,说吃了就晓得了。好在虽然月饼要劵,看月亮则不用付出任何代价,每到夜晚,我会走到二道河边,抬头尽情地打量那一轮圆圆的月亮。

那时已经知道嫦娥与玉兔的传说,对月亮上的斑纹图案并未过多探究,只是觉得很有些象形,不会想到就这么一看,能够使得思念通过投射于阴晴圆缺,表达得如此深刻。我以浮于表面的对月饼的理解,常常想象着如果能喂给玉兔一点,也算是一项同情的善举,尽管我连落在桌上的月饼屑都舍不得丢弃,会俯身去努力舔净。

这几天连续的阴雨,使我想要看清月亮的轮廓成了一种奢望。不过,我依然还会站在阳台上,透过窗户徒劳地寻找月亮的影子。我会假设父母亲应该能够走到月亮之上,那儿原本只有荒凉孤寂,坑洼中落满尘埃,却适合讯号的接收或者发射,借助缓慢的旋转,我能由穿透的视力,看到他们已然与桂树重叠的身影。他们会以慈祥的神态给我们祝福,我知道那里也需要月饼,也有中秋的概念,唯其我们依然遵循习俗,就有了将思念遥寄双亲的理由。在吃月饼的同时,会在案几上摆上祭品,当然会把月饼多放几块,因为我不会忘了,玉兔也得分到一份。

前天,夫人买了一盒月饼回来,我面对着精美的盒子,久久不愿打开,似乎觉得那其中装着的,并不仅仅是有着独特风味的月饼,更多的应该是满满的思念。我与父母虽然再也无法用言谈话语交流,所幸还有心灵感应,维系着化不开的亲情。我端坐在桌前,小心而恭敬地打开盒盖,好让父母也能看到……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