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明月最忆是扬州 海外扬州人遥寄思念、感恩和祝愿

2019年09月 13日 08:1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月到中秋,最是故乡明。

开放的扬州城,吸纳着越来越多的外国人。越来越多的扬州人也在走出国门,在异国他乡施展自己的才华,实现人生的抱负。今天是传统的中秋佳节,扬州晚报与市侨联连续第八年举办“月是故乡明·亲情中华·最忆扬州”主题活动。本报记者连线采访了8位远在海外的扬州人,他们通过本报表达对扬州的思念和祝福。

王根清:人勤城美地灵

(日本华侨)

日本

在日本,听很多日本朋友说过,到了中国,不去扬州,那是非常遗憾的。小时候的扬州,老西门是必经之路,文昌阁可以上去玩,四望亭小巧玲珑,菜根香饭店的生意火爆,二两粮票八分钱一碗阳春面,狮子头与猪头肉的美味,扬州浴室的入浴舒坦,国庆路虽然狭窄却很繁忙,大多的小巷只能骑自行车。

几年前有幸被邀参加了2500年的建城大典,感受到了扬州的日新月异,扬州人就是凭着祖祖辈辈的这股勤奋和果敢形成了今日的扬州城,既雅典又现代,交相辉映。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十分思念我的老父母,思念我的初高中的老师和同学,思念扬州给我留下的美好回忆,愿所有的人都能幸福快乐。听说扬州瘦西湖,处在某个位置上赏月时,同时能看到15个明亮的月亮,如有机会,十分想和大家一起前往欣赏。

丁玖:走遍天下改不了乡音

(美国南密西西比大学教授)

美国

我生命中的一大半是在美国度过的,至今近34年了。中秋节对于我不是苏轼《水调歌头》式的诗情画意,而是深藏内心几十年的记忆:在江都县中学读高中是时,住校,父亲亲手将几只月饼放进我的书包带到宿舍,供我晚自修后补充营养。之后在工厂干活的前三年,每年中秋,父亲依然往一直跟随我住厂的小木箱里塞月饼,但那时我因太小,没能目送“背影”深感父爱。出国前我在南大读书、教书近八年,对中秋月圆增添了罗曼蒂克的情感,会思念家乡的父母兄弟姐妹,在恋爱的季节更怀念远在南国的女友。

在美国,几乎所有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教授每年都会举办春节晚会和中秋派对。形式却不太一样:春节晚会放在室内,吃完饺子后大家表演才艺,我也拉过二胡唱过歌;中秋派对大都在白天举行,地点选在风景秀丽配置烧烤设备的某个公园,野炊牛排鸡腿,别有一番情趣。但它们有一共性:基本放在周末举行,所以常和节日错开几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周一到周五大家都要修课或教课,无法“按时庆祝”。

月是故乡明,我走到哪里,都会告诉新交的朋友“我是扬州人”。家乡留给我永恒的回忆,走遍天下也改不了我的扬州口音。我祝福我快到91周岁的母亲寿比南山,我也祝福家乡父老健康平安。

吴军:中秋月明寄乡愁

(英国伦敦金医堂中医师)

英国

中秋于我,就像记忆里那轮明月,始终带有一丝淡淡的乡愁。一眨眼,漂泊他乡二十载,回去过中秋也没几次。

小时候过中秋节妈妈讲嫦娥,我想着月饼。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小时候特喜欢广式月饼,不仅好看,品种口味多多,而且外面穿了价格不菲的漂亮衣服,一副明星的派头。而苏式月饼就算单调了,所以妈妈就把广式的给我们吃,她吃苏式的,还必须用黄桥烧饼夹着半个苏饼。我喜欢只吃苏式月饼外面的那层芝麻,所以吃相难看,妈妈也从不责怪,说你喜欢啥就吃啥。

昨天和父母微信聊天,他们说马上中秋节了,你们不吃孙子还要吃呢,要寄一点月饼过来。我告诉他们唐人街都有的,你们寄来的邮费都能买好几盒了。父母却说,之所以这么折腾,就是让孙子知道我们的传统文化,让他们发扬光大,中国人的生活需要仪式感。


王玲:难忘小时候的中秋节

(澳大利亚扬州同乡会会长)

澳大利亚

小时候中秋节,每年都会去外婆家。外婆准备很多菜,家人团聚在一起,吃月饼,听中秋节的传说和故事。

现在悉尼有超过50万华人,中秋的节日气氛还是非常浓的,各家华人超市早早摆放了月饼,临近中秋摆放在醒目的位置,提醒大家中秋快到了。各社团、文艺团体会举办各式各样庆祝中秋活动,邀请本地政商及文化界参加,以此促进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澳洲地方政府也会和华人传媒或社团合作,举办中秋嘉年华。因为身在海外不能与国内亲戚朋友共度,所以这个团圆的节日是向国内的家人表达我们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好机会。

中秋节当天,很多华人带月饼去公司分享给澳洲本地朋友,分享各种有关中秋节的传说和故事。晚上,会和家人、朋友欢聚一堂。各华人餐馆这天也会分外热闹,推出特色中秋佳肴,供家庭庆贺团聚。

顾朝庆:怀念一碗白米粥一枚咸鸭蛋

(越南江苏同乡会会长)

越南

曾几何时故乡成了远方,只身漂泊在越南已经十八载了。又是一年的中秋将至,中秋之夜注定又不能成眠。

家乡的月亮升起来了吧?一定还是像个巨大的腌过的蛋黄,红通通的,由高邮湖捧出。

我是高邮人,和许多高邮人一样总是喜欢拿咸蛋打比方,谁叫咱高邮的咸蛋那么出名,那么好吃呢!

越南的早餐米粉虽然很好吃,但我还是怀念一碗白米粥、一枚咸鸭蛋的早饭。蛋黄子又红又沙,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有时候家人从国内托运了两盒高邮双黄咸蛋,当切成四份拼成花色的咸蛋捧上桌的时候,我竟喜极而泣,就像是看到了久别的亲人。

上次跟朋友视频,又说起了家乡的双黄蛋。朋友说,今年中秋要给我寄两盒蛋黄月饼,让我回味回味家乡的味道。我竟像小孩子盼过年一样,掐着指头算着还有几天中秋。下午,月饼终于如期而至。

此时,在溶溶的月光下,我遥想起家乡……流淌在血液中的家乡情结常常让我魂牵梦萦,忘不了,也不能忘!

尤健:国内很多习俗带到国外

(德国新侨协会秘书长)

德国

我家在江都邵伯,小时候在农村度过,中秋节很有意思,旁边就是大运河,邵伯湖里有很多菱角,买回来煮,还有很多月饼,吃着月饼和菱角,邵伯还有好吃的盐水鹅,坐在院子里看月亮。

16年前来到德国,当时海外的华人不是很多,过节气氛很淡;最近这些年,中国人越来越多,还在法兰克福做了第一届中国节,中国传统文化、美食、书法在法兰克福市中心进行展示。中餐馆也比较多,在中秋推出团圆的筵席,在海外越来越多。好朋友们会过节时聚一聚。国内的很多习俗,也带到了国外来。

现在一家三口在国外过中秋,不一定去华人超市买月饼,太太会做冰皮月饼,一家人也能其乐融融。

距离远,对祖国的热爱更浓,现在来回交通比以前方便了,回家乡也方便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任何时候都不会变。因为业务上的原因,回国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对于家乡的印象越来越好,希望能为家乡的发展,贡献自己小小的力量。

姚志萍:想念那浓浓甜甜的桂花香

(国际制药巨头默克和诺华公司药物研发带头人)

美国

儿时的中秋节似乎总在不经意间就到来了。家乡扬州的月饼是苏式酥皮的,家人最喜欢的是上素五仁的,皮是很多层的酥皮,馅是甜的,里面有五种果仁瓜子。后来离家出去上学工作,在美国定居。就再也看不见苏式月饼了。唐人街里总是能找到台湾香港运来的广式月饼。虽然莲蓉双黄月饼也可口,但还是怀念从小吃的那种苏式月饼的味道。新鲜的菱角在美国没有见到过,而螃蟹也只有太平洋里的大蟹。虽然个大肉多,但是味道比起家乡的螃蟹还是逊色一些。

中秋时节在家乡扬州也是桂花开放的季节,空气里那种浓浓甜甜的桂花香,特别的令人怀念和向往。在国外,我试了好多次种植桂花,从东海岸的波士顿试到西海岸的旧金山,最成功地也不过是凑到鼻子上有点隐隐的甜香罢了。

每当有人问起我是哪儿人的时候,我还是特别自豪地告诉对方,我是中国江苏扬州人。扬州有悠久的历史,也有美丽的人文环境,还有自古以来就盛产的聪明才子,加上如今越来越便利的交通,我相信扬州的未来会更加美好的。扬州已经是也继续是很多人首选的定居地。

翟彬彬:说上几句扬州话也能热泪盈眶

(非洲中石化经理)

乍得

2003年,扬州大学毕业后只身前往巴黎学习法语,2006年前往神秘的非洲驻外工作至今,经历了各种事件,更加怀恋家乡。

小时候,每逢中秋节都去住在老城区罗甸巷的外公家,这一天扬州人又叫做“八月半”,全家人忙着包圆烧饼,小孩们抢着把烧饼堆成宝塔形,由长辈带着全家人敬月。吃晚饭时,家人总在桌上空一个位子,放一套碗筷,后来才知道舅舅在国外,家里人为了表达对他的思念。而只顾上吃的自己,饭后也不顾疲倦,总是闹着要父母带着自己去瘦西湖的五亭桥看月亮,可每次都是睡着在了父亲的怀里。

16年间最难忘的还是乡音。此时和父母通上一则电话,说上几句扬州话,带去一丝祝福也能热泪盈眶。中秋节早已成为拉近海内外距离的纽带。

小巷深深,竹林幽幽,思也悠悠,梦也悠悠。祝福扬州的明天更美好!

记者 王鑫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