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芦苇席、枣、毛竹……今日寻常物 “地下”传递汉代扬州什么秘密?

2019年09月 19日 10:21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仪征联营墓葬群在庙山汉墓西北方向约1000米,由南京博物院、仪征博物馆、扬州博物馆等组成的考古队伍在这里已展开了长达两年的考古发掘工作。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长期跟踪,记录这片土地所蕴藏的秘密一层层被揭开的过程。


通过对这一片墓葬群的考古勘探,确定有M87、M88两座稍大型墓葬以及周边小型墓葬。根据前期考古发掘成果,位于M87、M88墓葬东边的小墓葬,墓主人头部朝向惊人地一致,均朝西,如果位于两座墓葬西边的小墓葬朝向为东的话,便几乎可以确定,M87、M88墓葬即为该墓葬群的主墓葬。至此,位于两座墓葬西边的M76号墓葬便成为关键,它的发掘将为此主墓葬位置的推论提供关键性佐证。在8月24日播出的《探索·发现》节目中,镜头详细记录了M76墓葬的发掘过程。主墓葬是否真如之前所推论的那样,答案即将揭晓。


椁板上盖芦席


保存完整令人叹为观止


时隔半年,仪征联营汉墓群再次开启发掘工作。带着期盼与疑惑,考古队员开始了M76的发掘工作。


这是仪征联营汉墓2019年发掘的第一座比较重要的墓葬,这座墓葬坑口长3.8m,宽3.5m,到坑底宽3.1m,该墓葬距离地面深度超过3米。根据现场情况来看,这座墓葬保存十分完好。


就在考古队员发现墓葬的盖板时,他们惊讶地发现,在椁板上面,竟附着一层席子。墓葬上为何会有席子呢?原来,汉代贵族在入葬时,一般都会在棺盖上加盖席子,起到防止泥土渗入棺内的作用。只是,席子太过容易腐坏,历经千百年时光,往往悄无声息地与相邻的泥土融为一体,所以鲜少被后人发现。因为该墓葬保存十分完好,棺盖上席子奇迹般尚未腐朽,完整附着在椁板之上,这才让几千年后的我们得以一见真颜。


根据观察,席子采用经纬线的编法,横向8根纵向8根,交错叠织。经检测,席子的材质是芦苇。


就在考古队员们将席子清理到一半的时候,席子下的一些异样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某些局部有凸起的一块一块,感觉像是有规律的排列。是撒的铜钱吗?考古队员迫切希望揭开这个谜底。不过,历经两千多年时光,席子与盖板已经紧密粘连在一起,完整提取整块席子几乎不可能。考古队领队李则斌教授和队员商量之后,决定划开席子,将席子和盖板一同提取,之后再做分离、保存工作。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椁有五块盖板,每块椁盖的厚度达到30cm厚,而且保存很深,这些椁板的状态同样十分完好。很快,考古队员顺利提取了椁板和苇席。在椁板的侧边,有“工”字锁加以固定。“一般又厚又重的盖板,为防止它开裂,所以在两头做一个工字锁。”李则斌介绍道。


苇席的下面没有发现铜钱,那些凸起的部分是由于编制时材料厚度不一所导致。然而,这并没有影响考古队员们的心情,因为在椁板上另有惊喜——他们在这里发现了十字穿璧纹。十字穿璧纹,又称二龙穿璧,图案原为龙形和玉璧,随着时代的变迁,图案开始慢慢有了变化,从龙形发展到十字,从玉璧发展到圆环,从繁复的图案简化为写意模样。所以,十字穿璧实际上是二龙穿璧的抽象化图案,含有阴阳和谐、化育子孙之意,是汉代最常见的用来装饰棺椁和墓室的图案。


水中惊现炭化枣


两千年时光定格于此


棺木的密封性极好,板与板之间严丝合缝,甚至难以嵌入工具。考古队员花了不少时间,才终于将一小块天花板移开。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一棺清水。汉人习俗皆土葬,棺内为何有水呢?同时,水面上所漂浮着的状似断线的串珠又是什么呢?


通过现场辨认,考古队员惊喜地发现,这原来是枣。“一般来说,在汉墓中可能会发现枣核,那都已经算是好的了。但是现在的这个枣,不仅保存完好,甚至连枣皮都还完整附着在上面。”李则斌介绍说,枣,远在秦朝时就有种植;至汉朝,贵族们享用也合乎情理,汉代人对枣十分喜爱,甚至认为吃枣能成仙。这些汉代的枣,经过了两千多年,已经炭化,但整体保存十分完好,十分罕见。


水棺的形成往往为地质原因,多为土壤内蕴含丰富的地下水所致。古人下葬之前都会勘探地形,推测其地质大概情形,棺椁下葬后,地下水慢慢向棺内渗透,逐渐没过整个棺木内部。俗语有云:“土千年,水万年,不土不水几十年。”足以可见,棺木有水,更易保存遗物及骸骨,使得棺木得以完好保存。


汉代兵器接连出土


穿越千年的金戈铁马


开启完所有的边厢椁板后,一片毛竹突然浮出水面。这又是什么器物上的残片?


在提取完水面上漂浮的枣子后,考古队员开始给边厢排水。厢中水位慢慢向下,沉寂了2000多年的器物终于显露真容,大量保存精美的器物让考古队员们兴奋不已。边厢中的器物陈放,交错凌乱,任意提取哪一件都会对其他造成影响。然而这才只是第一层,在这层下面,应该还有未见的器物。因此,考古队员们在提取器物时需要加倍小心,以确保每一件器物都完整提取。


边厢中,考古队员发现了两根黑色长条状物体,上有两弯钩,钩座有虎头,造型十分别致,这是什么器物呢?一时间,考古队员们脑海中仍迷雾重重。


继续向下,考古队员们终于知道了此前漂浮在水面上毛竹样残片是什么。经辨认,毛竹片出自于一种古代兵器,名为铍。铍是一种像剑一样的兵器,金属头安装在长柄上。这是一种起源于短剑的长柄兵器,作战时主要用于直刺和砍杀。秦汉时期出土铍的墓葬多数为高等级墓葬,用来展示墓主人生前生活的场景。历经两千多年的岁月,竹制的铍柄已经破碎,没有了昔日的风采,宛如迟暮的英雄。由于竹制品难以保存,破碎的铍难以提取。


与此同时,考古队员又发现了两根带虎头钩的长条状物体,与之前发现的两个物体一样。这四根长条状物品之间有什么联系呢?经辨认,这四个物体其实出自同一个物件,由于水的浸泡才使其分离开来。四根木条两端都有榫头,看起来应该可以拼成是一个方框。简单的清理后,考古队员们将四根木条拼接起来。得益于墓葬完好的保存状态,这件脆弱的器物得以还原。根据虎头挂钩的方向,推测其之前是挂在墙上,作为兵器架使用的。


铍下,考古队员又发现了一把环手刀。这两件兵器或许都曾陪伴主人驰骋沙场,或许也曾一同悬挂在虎头形兵器架之上。


木印证明主人身份


“庄”姓武官指明主墓方位


在边厢中,陆续出土了漆木樽、漆卮、漆几、漆盘、漆耳杯、漆案等漆制物品,主人生前大宴四方的场景似乎清晰可见。樽是古代盛酒的器具,一般下方有圈足。酒器是中国文化的典型代表之一,一直随着社会历史的变迁而发生改变。商周时代,就有了樽的最早形式,汉晋期间盛行起来。在M76号墓葬中出土了两件漆樽,即使穿越两千多年,樽身上,红依然耀眼,黑仍旧深邃,红黑相间勾勒出灵动的线条,诉说着大汉帝国的强盛。


边厢中,还发现了一根弯曲竹杖。经李则斌现场辨认,这是节。“使节”一词便是由使臣持节而来。“使节”这个词大家都了解,节这种物品却鲜有出土。节代表替君主行使特殊使命的凭信,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汉代出使、巡查、节制军事,往往有持节之制,后期又发展有兽头、龙头等形状附于柄上,来代表出使不同的地方。M76号墓中出土的节为竹子制作,无法承载数千年的时光,已经断成数节,仅有残片诉说往日的故事。


边厢清理的最后时刻,印章终于出现。这是一枚小木印。木印和铜印的作用一样,往往刻有墓主人的姓名。铜印是墓主人平常使用的物品,木印则是陪葬物品。经过辨认,木印上方刻有“庄中孺”三字,应为墓主人姓名。


墓主人头的朝向即将揭晓,内棺开启。在内棺中,除了凌乱但保存完好的骸骨外,还有一只枕头。与之前大家所预料的一样,M76号墓主人的头部朝东,也就是朝着M87、M88两座墓穴。考古队员们的推测已经基本得到证实,该片宏伟墓葬群的主墓,就在这两座墓葬之中,答案呼之欲出。


记者 林倩雯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