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张若虚其人其诗揭秘:谜一样的存在个人“档案”仅十个字

2019年10月 17日 09:23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张若虚塑像


张若虚纪念馆


春,吹绿了江岸;江,倚着花林荡起金波;花,披着月色飘摇;月,如玉盘悬于夜空;夜,最是那般柔情似水、悠悠荡荡的归处……春、江、花、月、夜,这五字,成为了扬州这座城最好的指代。那撩人的春色、江边的垂柳、三月的烟花、二分天下的明月,还有灯火阑珊的月夜,每一样,都是这座古城的风姿,而这一切,也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图景。扬州诗人张若虚站在江边,将这五字凝为一首“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艺术馆张若虚纪念馆刚刚在瓜洲揭开面纱,千年前呈现在这位大诗人眼中的绝美胜景,终于得以在“诗渡”再现。

张若虚其人

个人资料仅留下十字

张若虚,扬州人,兖州兵曹。

这是关于张若虚本人的全部介绍,我们无法从这十个字中窥得关于张若虚其人的半点形象,无法触碰其飘飞的衣袂,甚至连轮廓也无法勾勒清晰。

或许,我们可以试探着从他留存的诗篇中还原诗人的形象。你看李白,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气;有“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闲情;有“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洒脱;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的缠绵……于是,我们终于用李白留下的近千首诗篇,拼凑出一个完整的“诗仙”形象。

再看张若虚,那可是写出《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啊,是让名诗佳作迭出的唐代群雄都为其让道的张若虚。可是,张若虚仅留下了一首《春江花月夜》,和一首仅为文学史研究者知晓的《代答闺梦还》,而后者在前者的衬托下,显得渺小而卑微,甚至鲜少被世人所知晓、所提及。

在历史的深处,张若虚的周身似是围绕着层层叠叠的云雾,瞧不着、拨不开。这为后人留下了无尽的遗憾,但同时也留下了无限的遐想。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可以拥有一个张若虚的形象,或雄姿英发,或垂垂老矣……

即便他出生于扬州,但扬州人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只有这寥寥十字。如今,张若虚纪念馆中,竖立了张若虚、贺知章、张旭、包融“吴中四士”四人的雕塑。这是千万个臆想中的其中一个,张若虚的形象,也似乎有了清晰的可能。

张若虚其诗

朝代更迭几许才终得以绽放

如今,我们对于张若虚的评价,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如果说每个诗人都有一座金字塔,那写下“孤篇盖全唐”《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一定是最高、最金光灿烂的那一座。

回溯历史,在更为漫长的文学史上,张若虚实际上是非常寂寞的。从唐到元,张若虚和他的这一杰作,被冷落了好几百年。

今存唐人选唐诗十种,皆不见《春江花月夜》之踪影。宋代的文献如《文苑英华》《唐文粹》《唐百家诗选》《唐诗纪事》等,同样未载张作。今天所能见到的最早的《春江花月夜》,来自宋人郭茂倩的《乐府诗集》卷四十七,其中共收《春江花月夜》同题诗五家七首包含这首。

元人唐诗选本不多,张若虚仍未遇知音。

至明代,情况有了好转。明初高棅的《唐诗品汇》收录了《春江花月夜》。嘉靖时代(十六世纪中叶),主盟文坛的李攀龙在《古今诗删》中亦选入张诗,这几乎成为张若虚及其杰作在文学史命运的转折点——此后,主要的唐诗选本几乎都不会忽略张诗。

真正发现这颗明珠的,是晚清经学家、文学家王闿运,他在自己的著作《湘绮楼论唐诗》中对这首诗大加推崇说,“孤篇横绝,竟为大家”。现代诗人闻一多先生将其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张若虚早有才名,我们现在却只能看到他的两首作品,但从很多唐宋名作中,我们可以看到这首诗的踪迹,崔颢的“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很可能是“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的化用;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很可能是根据“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化用而来;李白的“青天明月来几时?我欲停杯一问之”、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都有化用“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痕迹。

它诞生在唐朝——初唐,中华民族正处在上升的黄金期,一个刚从混乱中涅槃的民族,正向着世界,向着天宇,睁开一双澄明深邃而无限憧憬的眼睛。这就赋予了《春江花月夜》一种别的朝代不会拥有的精神气质,它自在、圆融、神秘、旷远、超越,属于一个伟大的不可重复的艺术境界。

“对话”张若虚

与“诗渡”一起重生

扬州城外的曲江春暖潮涨的时候,江边走来了一个孤单的身影,那是张若虚。对着夜空中的皎皎孤月,张若虚常常凝思出神,浮想联翩。

隋炀帝杨广,同样是扬州历史上无法绕开的名字,他是亡国之君,掩盖了他“好学,善属文”的诗人性情。他曾作下《春江花月夜》二首,这也是目前流传于世年代最早的《春江花月夜》。

或许是江天月色过于令人沉醉,张若虚在影影幢幢的江岸边,倚着隋炀帝最爱的杨柳,想起了隋炀帝笔下的春、江、花、月、夜。这位诗人胸腔中燃起无法按捺的激情,一泻千里,在这个月圆之夜,高歌明月花林、低吟离愁别绪、追问宇宙人生。

江潮撞击月色,在更柔软的深处,春色便流淌开来,它,缓缓,悠悠……江不眠,滩岸九曲回肠,月亮是寻路的灯笼,有人涉水捞月,也有月涉水找人。那些花在林间起舞,分不清花香熏染月色,还是月色笼罩花香。月亮从唐朝出发,升起,高悬,西斜,落下……划过江面,划过清风浦上的离愁。夜是一泓深邃的水潭,足以装载簌簌的离愁,明月楼上的相思和水底的鱼龙。

如今,张若虚艺术馆在瓜洲落成,春江花月夜的千年胜景运用多媒体手段得以呈现。“孤篇横绝”的张若虚其人、其诗,与“诗渡”牵手“重生”,这是命运的眷顾,也是时代的馈赠。

站在瓜洲古渡头,圆月悬在半空,青翠的柳枝低垂,粉色的桃花掩映在前,面对滚滚江水,听,琵琶声起,奏一曲《春江花月夜》千回百转,看,身着纱裙的女子翩翩起舞,舞一回千古绝唱。

你问,“江月何年初照人?”我说,“江月年年只相似。”

撰稿摄影 

隋炀帝杨广《春江花月夜》二首

张若虚《代答闺梦还》

张若虚《代答闺梦还》

关塞年华早,楼台别望违。 

试衫著暖气,开镜觅春晖。 

燕入窥罗幕,蜂来上画衣。 

情催桃李艳,心寄管弦飞。 

妆洗朝相待,风花暝不归。 

梦魂何处入,寂寂掩重扉。

隋炀帝杨广《春江花月夜》二首

其一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其二

夜露含花气,春潭漾月晖。

汉水逢游女,湘川值两妃。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