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窑窑”领先 扬州瓷缘流长

2019年10月 31日 10:18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归去来兮——长沙窑瓷器的丝路之旅”在扬州博物馆开展,300余件长沙窑精品讲述唐代扬州的丝路传说。

在历史发展进程中,人类自觉或不自觉地把各个时期的审美习惯、思想文化、道德观念等记录在陶瓷器上,加之陶瓷制品具有比较稳定的物理和化学性能,于是几乎成为现代人研究古代社会最基本、最易得的物证。并非陶瓷产地的扬州,陶瓷市场却有着2000多年历史。

扬州文史专家顾风表示,“在中国还没有发现哪个城市遗址出土过如此品类丰富、窑口齐全的优质贸易陶瓷,从城市商业经济、陶瓷贸易和海外交通的角度来研究陶瓷,扬州更具有独特的地位和影响。”

扬州这个贸易港口与各大瓷器产地之间又有着怎样联系呢?

长沙窑:诸窑之首

——瓷器代表:黄釉褐蓝彩云荷纹罐

在扬州出土的众多瓷器中,以长沙窑数量最多,为诸窑之首。“黑石号”沉船上出水的近6万件长沙窑瓷器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见证。“扬一益二”,唐代扬州是国际贸易大港,是长沙窑产品内外销的主要转运港口,也被认为是“黑石号”的始发港。

长沙窑深处华中腹地,其产品的外销必须依托于交通发达的港口,作为唐代陶瓷贸易的集散中心,扬州是长沙窑重要的转运港口,唐代扬州与长沙窑,几乎建立起了“前店后坊”亲密联系。

唐代长沙窑瓷器出土数量除产地湖南长沙外,全国以江苏为多,而江苏又以扬州为最。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城市基本建设的发展,扬州唐城遗址、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瓷器,而长沙窑瓷器及标本占有很大比例,许多重要器物皆为世人所共知,如1973年在工地出土的“长沙窑之王”——黄釉褐蓝彩云荷纹罐等。这些瓷器品种丰富、釉彩亮丽、绘画简洁风趣、装饰艺术充满了“洋”味十足的异域风情,这正是唐代“胡风”盛行的真是写照,也是中西文化交融的结果。

扬州出土的长沙窑瓷器不仅数量多,品种也十分丰富,在众多的瓷器中有罐、壶、枕、盏、碗、盘、钵盂、洗、水盂、水注、油盒、杯、盏托、灯盏、镇纸、研磨碾钵、碾槽和碾轮等门类,品种主要为日常生活用具,还有不少各式各样的儿童玩具。这些长沙窑器物大多釉面光亮、明艳,推测多为外销瓷或精选瓷。

巩县窑:唐青花的发源地

——瓷器代表:唐青花瓷片

中唐至五代,北方白瓷开始大批量出现在扬州市场上。其中以河南巩县窑,河北邢窑、定窑的产品最多。河南地区生产白瓷的历史最久,在扬州常见到的是巩县和密县一带的产品。其特征是器形厚重,胎质粗糙,釉下施化妆土,主要有碗、盘、碟、罐、壶等不同器类。

自从1975年扬州师范学院建设时出土唐青花瓷枕残片以后,随着扬州城市建设的不断发展,又陆续出土了不少青花残片。这一系列重要发现,将我国青花瓷的创烧年代提早了400多年。通过对比发现,扬州出土的唐青花瓷片就是出自河南巩县窑。扬州出土的唐青花瓷片数量最多,品种丰富,为全国之最,扬州博物馆现藏有一完整唐青花瓷盘。

在“黑石号”沉船中,也有唐青花的相关完整瓷器。资料显示,出土或出水的唐代青花瓷,除产地巩县外,国内仅见于扬州,国外仅见于印度尼西亚“黑石号”,由此可推测,唐代青花瓷是当时对外贸易的试销产品,且是经由扬州港口对外销售。

定窑:宋代五大名窑之一

——瓷器代表:白釉褐彩轿车

定窑白瓷在北方白瓷群中出类拔萃,独领风骚,在宋代极盛,一般称其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

定窑产品的典型特征是在五代以后才逐渐形成的,在扬州郊区墓葬和城市遗址里,定窑的白瓷占有一席之地,具有器形完整,胎色洁白,胎质坚硬等特点。到了北宋和金代,定窑进入了生产的极盛时期。扬州出土宋金时期的定窑器资料比较丰富,既有划花、刻花、印花和素面的白瓷器,也有黑釉、酱釉产品。

景德镇窑:

宋元时期第一销售大户

——瓷器代表: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宋元时期是中国陶瓷生产和外销的高峰时期,虽然唐末到宋初,接踵而至的战争让扬州承受了巨大的牺牲,此后还有宋金、宋元战争的浩劫,但是扬州由于政治、经济、交通的优势,还一直保持着相当的繁荣。景德镇窑是当时扬州市场上的第一销售大户,扬州出土品包括了它不同时期几乎所有常见品种。扬州博物馆“镇馆之宝”霁蓝釉白龙纹梅瓶作为当时景德镇生产的高档新品瓷器,更是稀世之珍。

明至清代中期则是扬州陶瓷市场最后的辉煌。元末和明初的民族战争,使扬州遭到了两次毁灭性的破坏,最终导致城市规模大面积缩小,政治地位也不断下降,幸好交通优势还未完全丧失,扬州依靠两淮盐业经济的振兴,对全国经济还有着重要的影响力。从考古资料上看,当时扬州市场仍然保持着蓬勃的生机,景德镇生产的商品瓷以绝对优势占领着扬州市场。

越窑:青瓷秀雅的代表

——瓷器代表:青釉辟邪插座

越窑是我国古代南方窑口,窑址主要集中在浙江一带,因这一带古属越州,故名。

东汉时的越窑烧造地是以绍兴为中心的广大地区。东吴、西晋时期的越窑达到了第一个高峰。此时的越窑瓷器以或整体、或局部仿照某些家禽或兽类的形态塑造出的像生瓷最为著名,如鸡首壶、蛙形水盂等。扬州博物馆馆藏的“青釉辟邪插座”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

到了唐代,外销瓷重要产地越窑的生产规模明显扩大。越窑产品以器形规整、胎骨坚致细密、釉色温润的质量优势在市场上一直保持着较强的竞争能力。

西亚陶瓷:来自国外的舶来品

——瓷器代表:波斯翠绿釉陶壶

据史书记载,伊朗早在西汉时与我国就有交往,中晚唐时期,胡商云集扬州,贸易往来更加频繁密切,遗留下了具有异国风格的釉陶器和玻璃器两类文物。这些外来品是作为生活用品或商品,通过陆路和海路输入我国,到达扬州。

1965年扬州市郊出土了一件翠绿釉陶壶,是我国出土的伊朗文物中之稀见品,也是我国发现的古代伊朗陶瓷文物中最古老、保存较好、器形较大、釉色鲜艳的一件。

1983年以来,在扬州陆续发现的这类陶瓷标本达千余片之多,这些厚釉厚胎,胎色淡黄的壶、罐残片,器表装饰一般采用刻划几何纹或堆塑联珠纹。除孔雀蓝、深绿,还有淡蓝、灰白等釉色。这类西亚陶瓷在位于东西文化交流十字路口的斯里兰卡发现最多,东南亚地区和日本也有零星发现,扬州出土品如此丰富,这是扬州在当时陶瓷贸易和海上交通地位举足轻重的实证之一。 (林倩雯 撰稿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