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健:烹小鲜,斫古琴

2019年10月 31日 10:19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来扬州学厨艺

到上海听琴音

吴健出生于南通,家学渊源,从小就跟着外公,摇头晃脑地背着四书五经。每一位中国的读书人,都会在那些泛黄的古卷之中,寻找到一处闪光的地点:扬州。千百年来,这座城市总是隐隐约约浮现在唐诗宋词里,也时而出现在很多文人的梦中。

扬州文化,博大精深,美食,也是别具风格的一部分。所以,当吴健决定要来扬州大学旅游烹饪学院读书时,内心是充满了向往的。是的,自己要去的城市,就是在脑海中萦绕多年的扬州。三月,要去看看烟花如何在柳树枝头绽放。九月,要去听听箫声是否还在二十四桥旁徘徊。当然了,这里的美食也是让人垂涎欲滴的,这里学到的每一道佳肴,都是令人难忘的。

第一次听到古琴的声音,却又是在上海。那是1999年,他还是一位大学生,平时听的音乐,也都是《水手》《星星点灯》之类的,没有听过古琴。记得那是一次雅集,七弦琴,弦一动,就是《平沙落雁》的空灵寂寥。

“感觉魂被勾走了一样,从小读的那些诗词,原本都已经忘记了,但是一听到这个古琴的声音,就一股脑都涌出来了,那种感觉太奇妙了。”吴健回忆道。

厨界冉冉新星

毅然选择转行

从那一天起,吴健对于自己人生的规划,似乎就有些转移,在厨师的职业选择之外,似乎有了另外一种可能。事实上,吴健在烹饪界的发展可谓很好,毕业没多久,就已经在厨界崭露头角,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很快,他就成为了一家星级酒店的行政副主厨,“国家高级烹饪技师”“中国烹饪名师”等头衔,也是接踵而来。

然而,在吴健的心中,那缕琴音,不是渐行渐远,而是越来越强。正好有位朋友,家里就是做古琴的,他立刻上门求教,业余时间就都泡在这家琴筝厂里,看着那些木材,如何经过雕琢,成为一张张古琴来。

古琴师傅对于这位学徒,开始也是不大以为然的,认为他或许就是玩玩的,当不了真。但是吴健却很刻苦,对着那些锯子刨子,也是极感兴趣。师傅去吃饭的空隙,他也拿起来自己比划,结果一下子锯到手指上,鲜血直冒,吓得他赶紧放下,从此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招一式,都是从头开始,慢慢学起。

最初,吴健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喜欢古琴,想斫一张属于自己的古琴。事实上,这一张令自己“非常满意”的古琴,至今还没有斫出。但是这些年对于古琴斫制的心得,一定是与日俱增的。

干脆,就辞了一份烹饪的职业,专心斫琴吧。家人自然是有些反对的,因为已经在烹饪界有所小成,却要转头到另外一片不熟悉的领域里去。吴健却是坚持的,因为他在那时,依然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所要走的路,才是真正让身心觉得安定的。

创办振声琴坊

设计专利外形

如果把1999年作为一个转折点,那么2009年,同样也是一个转折点。那一年,吴健正式选择下海,成立了自己的“振声琴坊”,从名字就不难看出,他是矢志要让古琴之声,更加“振”兴。

之前有了斫琴的基础,但是斫一张完整的琴,也是颇费思量的。吴健斫琴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完全根据书中记载,一步一步,精雕细琢。古琴的灰胎多厚为宜?他就跑到博物馆,看那些古代的名琴,特地用卡尺去测量。灰胎的制作,也是一遍一遍,不厌其烦,一定要做到规定的次数才好。为了得到精确的数字,他甚至将古琴“请”到医院里,进行CT扫描,得到古琴内腔精准的厚度。他还精细打磨出八宝灰,以期让琴声发出金石之气。

吴健斫琴,只用老木。唯有这些历经沧桑的木材,才能发出直通远古的琴音。所以,老杉木都是在福建找到的,那些老祠堂正在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一一拆除,大量的老木材,成为吴健苦苦寻觅的至宝。青桐木则是要往四川峨眉山中去寻的,一处处的深山道观,一根根的青桐古木,都化作绝妙的琴音,在天地间以另一种形式回响。

吴健的琴,逐渐让人熟知,松透圆润,是他斫琴的特点。然而,他所期望的古琴,最终还是要抵达“古朴”的境界,如此,方为一张良琴。而这样的古朴,恰恰是最为难得的,需要足够的时光去沉淀,着急不得。

斫琴之道,也有良缘,他曾得一块上好的金丝楠木,却不知道如何去定型。偶然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看到一株大树拦腰而断,断木苍古,造型奇朴,心中不由大喜,这不正是自己所寻求的古琴造型吗?依此斫成的一张古琴,名为“苍松龙鳞”,设计完成,申请专利,也成为心头挚爱,千金不换。

这些年,吴健的琴,益发成熟,更多的人成为“振声古琴”的拥趸。有了上佳的材料,更要好好打磨。有了几块金丝楠木,一块斫成伏羲式,被云南省民族博物馆收藏;一块斫成百衲式,被盐城市博物馆收藏;就在几天前,他亲斫的一张蕉叶式,更是被故宫博物院永久性收藏。

如今,吴健的琴室,就在东关街,一条小巷里,名为“竹蕉山房”,竹中有风,蕉下有雨,偶尔风雨交集,吴健的内心,却是始终晴空万里。因为,他笃定认为,这是自己坚持的路,道是无晴却有晴。(记者王鑫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