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13岁学手艺 古稀“守艺人”老铜匠57年打磨出真匠心

2019年11月 04日 09:11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翟起发

“还有一个老行当,比扎匠剩的人还少,一般人干不来。”宝应西安丰60多岁的老铜匠史业强联系记者称,他已不再坚持这门老手艺,但在宝应柳堡,有一位71岁的老铜匠翟起发还在坚守,要知道,铜脚炉、铜手炉曾是老扬州人的最爱,家家离不开它们。

家中第五代“匠人”

13岁就随父亲学手艺

“翟起发是宝应柳堡镇人,他10多岁就跟父亲学铜匠手艺了。”史业强告诉记者,自己2015年就不做铜匠手艺了,听说宝应柳堡镇的翟起发还在坚守,这样的人已越来越少。

老铜匠翟起发,在宝应柳堡一带很有“名气”。今年71岁的他,铜匠手艺精湛,不仅会开模具,打造的各种铜器,如烛台、香炉、热焐子、勺子、铜脸盆、火炉等都很精巧。

跟翟起发交流,要大声说话,他才能听得清。他告诉记者,兴化有一批铜焊的货要修,没人会这门手艺,人家打听到他后,要他过去忙几天。

“我在1962年,也就是13岁时,就跟父亲学这门手艺了。”翟起发说,算下来已干了57年。

他的祖辈们都是铜匠,到他这一代,已是第五代。如今,宝应还有多少人在干?翟起发说,不会超过10人,年龄也普遍较大。

“冷工活”很讲究

黄铜融化要加热到1000℃

以制作铜手炉为例,翟起发说,黄铜融化要加热到1000℃,通常他会先制作好模具,待融化后,直接倒入模具中成型。一件铜器的打造并不是易事,还要经过打磨、冷刻等多道工序。

加工普通的暖手炉单靠模具就可以做成,但加工成考究的,就特别耗时间。翟起发说,一般都是对浇铸后的铜手炉雏形进行轻捶、细敲、镂刻等,这些不像打铁成型那般在加热过程中进行,所以称为“冷工活”。

冷作工具有很多,木榔头、凿子、扶钻、锉刀、刮刀、铜焊等。木榔头用以敲击捶打手炉器型,扶钻用于打眼,各种大小宽窄的锉刀主要是精修手炉炉盖的网眼及炉柄等。手炉炉身的图案纹饰,则要运用各种规格的凿子鉴刻而成,现在很多古玩市场上,就有不少流传下来的以前老工艺人制作的铜炉,被作为工艺品收藏。

船上漂了10多年

帮渔家和沿河居民修补定制

翟起发说,老一辈人做铜匠,多为生活所迫,因为这行特别辛苦。父亲做铜匠时,是这一行最辉煌时期,那时家家户户都用铜脚炉、铜手炉,定制和修补的活非常多。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装空调了,铜炉等也用不上了。”翟起发说,10多年前,暖手脚铜炉市场就一落千丈,如今谁家还有这个的话,那算得上稀罕玩意。

从小,翟起发就对修修补补、铝锅换底感兴趣,加上父亲认真地教,他认真地学,三年后他就可单独操作了。

说起铜匠经历,翟起发说,他学徒满师后,父亲在柳堡镇上守店,而他划一条小船,沿河岸、在水上帮人修修补补,基本上是铜手炉、铜脚炉,因为水上湿气大,冬天用这个舒服。

那时,除了宝应境内,他经常去兴化、盐城、大丰等地干活,最远的去过连云港等地。除了铜器,他还帮人换锅底、敲铁皮桶。就这样,他在船上漂了10多年。

“在城区,铜炉都可进展览馆了。”翟起发笑称,能见到这种东西的年轻人已不多了。

不愿放下老手艺

一有空就坚持出摊

上世纪80年代,翟起发上岸后,在柳堡镇上开了家铜匠店。他发现,光靠修修补补仅能生存,眼光得放远些,于是,他去学模具,利用开模制作工艺品,在自家后院开了家小作坊,香炉、铜焐子、蜡烛台……什么都做,生意很红火。

“靠着这门铜匠手艺,我将3个孩子拉扯大,让他们成家立业。”翟起发说,但孩子们都不愿接班,一是铜匠苦,二是生意渐渐淡了,现在他们都在企业上班。夏天开个炉,要化铜水,热得一身汗,人在几百摄氏度的高温火炉旁蒸着,这个苦不是现在年轻人能受得了的。

“如今,塑料品替代了铜制具和铁皮桶。”翟起发说,除了配钥匙或敲几个不锈钢铁皮桶,铜匠活越来越少,每天收入低微,不少铜匠不再干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愿放下铜匠手艺,一有空就坚持出摊,希望将这门手艺守得更久些,也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一些服务。(记者 孟俭 摄影 永富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