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曾亲历过开国大典那位老地下工作者走了!师生再不能相见

2020年07月 02日 09:22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沈威凤(资料照片)



本报相关报道(版面截图)

去年9月17日,90岁老人沈威凤向记者讲述了参加开国大典的经历,以及解放前在昆山参加地下工作的故事。昨天上午,昆山政协文史委特聘委员戴学龙找到记者,想联系沈威凤老人。原来,当年引导他参加革命的龚兆源老师,委托他来寻访当年的学生。遗憾的是,沈威凤老人已在春节前去世,师生再不能相见。

百岁老师托人寻访

遗憾的是学生已逝未能相见

去年9月17日和18日,本报报道了沈威凤老人参加开国大典的经历,以及解放前在昆山参加地下工作的故事。当时沈威凤老人曾告诉记者,当年他是受一位老师的引导,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而这位老师已经100多岁了,生活在昆山。

今年6月30日上午,昆山政协文史委特聘委员戴学龙联系到记者,打听沈威凤老人的消息。原来,昆山政协的工作人员看到了本报关于沈威凤的报道,文中描述的那位老师,很像是昆山籍老革命龚兆源老先生,他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龚老。龚老确认,沈威凤是他在昆山县中教学时的学生。戴学龙告诉记者,龚老今年已102岁了,听到沈威凤的消息很激动,委托他来寻访故人。

6月30日下午,记者前往沈威凤家,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老人,但是沈老家大门紧锁,无人应答。不久,一位邻居听到敲门声走了出来,了解了记者的来意后,她告诉记者,沈威凤老人在春节前去世了。

记者随即联系了邗江区政协。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沈老已于1月23日去世。

“按照老人生前的要求,身后事从简。当时又正值疫情期间,邗江政协相关负责人和沈老的亲属举行了小规模的追悼会。”工作人员介绍。

昨天下午,记者将这一消息转告了戴学龙,对方表示十分遗憾,会将这一消息妥善转告龚老。

身份暴露撤出上海

龚兆源在昆山教过沈威凤

沈威凤一直挂念的这位老师,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

戴学龙告诉记者,龚兆源是昆山人,1939年起先后就学于上海之江大学化学系、沪江大学教育系,参加抗日救亡学生运动,194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因身份暴露,组织安排他撤退至昆山,开辟外县工作。上海解放后,龚兆源历任嵩山、卢湾区委书记,上海石化总厂总指挥、党委书记,上海市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党组第一副书记等职,被称为“新中国工业第一代奠基人”。

2014年,上海媒体曾为龚兆源整理了一份口述材料,侧重于讲上海解放前后,龚兆源参与接管上海教育界的经历,对在昆山的经历讲得不多。

去年沈威凤老人在讲述地下工作经历时,则更详细一些。1947年,沈威凤进入昆山县中读书,遇到了一位从上海来的老师。这位老师在课堂上向同学们讲了很多深刻的问题:为什么近百年来,中国会被列强欺辱?为什么大街上遍布“洋货”?中国人真的天生就不如外国人吗?国家的前途在哪里?这些问题令沈威凤的视野变得开阔,他感到作为一个青年,自己对国家的进步负有责任,于是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后来被介绍加入进步青年组织“民主青年同盟”,从此走上革命的道路。

在接受采访时,沈威凤告诉记者,从老朋友那里得知,这位老师已100多岁了,仍然生活在昆山。沈威凤所说的那位老师,就是龚兆源。

地下工作危机重重

解放前地下组织险被破坏

实际上,由于地下工作的特殊性,当时沈威凤对龚兆源的了解十分有限,只是觉得这位老师很有学识,有个人魅力,讲课的内容令人振奋。直到解放后,他才确定龚兆源是共产党员。其实从1943年初到1947年,龚兆源在昆山县中当老师时,不仅组建了昆山地下党组织,还领导开辟了嘉善、青浦地区的党的工作。

在电影电视里,地下工作给人“刺激”“过瘾”的印象,而现实中的地下工作则时刻伴随着重重危机。当时,昆山县中不仅有地下党组织,还有特务组织。沈威凤曾告诉记者,因为有特务突然来学校搜查,他察觉班级里埋伏了特务,但不能确定是谁或有几个,他估计自己可能已在特务的名单上了,国民党反动派随时可能动手抓人。在这种情况下,组织上作出“隐蔽战斗迎接解放”的决定,要求地下组织保存力量,不公开活动。有一天,国民党昆山县长、警察局长带着大队人马,气势汹汹冲进昆山县中抓人,沈威凤提前得到组织上的消息,及时转移到乡下,直到昆山解放才回去。与此同时,龚兆源也离开了昆山,回到上海,参与组织对上海教育界的接管工作。

1949年8月,沈威凤被派往中央团校学习,幸运地参加了开国大典。回忆起当天的情景,他十分动情地说:“当看到五星红旗升起的时候,我感觉置身在光明之中,从此再也不用担心特务突然冲进来了。”

记者 刘旺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