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高邮:一只虾撬动富民大产业今年预计将繁育虾苗35亿尾

2022年07月 01日 08:4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杨国梁在罗氏沼虾选育大棚里

2015年,湖州师范学院杨国梁教授“下海”了。在扬州高邮市委组织部的诚心邀请下,他脱掉了浙江省淡水水产研究所副所长的帽子,带着他的“南太湖2号”来到了高邮,培育罗氏沼虾新品种,创办江苏数丰水产种业有限公司。

2022年,杨国梁和一批科研团队经过7代选育,研发出的“数丰1号”新品系种苗达到了国家农业新品种标准。近三年,累计80亿尾“数丰1号”虾苗蹦跳在高邮10万亩的塘口中,撬动了一条销售达到40亿元的罗氏沼虾产业链。

高邮老板抱病登门

浙江教授辞职来扬选育虾苗

10年前,高邮罗氏沼虾养殖进入扩张期。由于高邮大部分养殖户每年都从浙江、上海等地购苗,本地没有稳定的种源,种苗质量波动非常大,给当地养殖户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蒋瑞林,原江苏富裕达粮食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从畜禽饲料起家,后来转向特种水产饲料。罗氏沼虾饲料做成功后,蒋瑞林发现当地罗氏沼虾死亡率高,经过专家分析,根子出在种苗上。2008年,从未涉足养殖行业的蒋瑞林在当地开建种苗场,后来发现出苗量太小,于是他便踏上了全国寻找专家的旅程。

2013年,蒋瑞林被检查出重症。在生命倒计时的时间里,他经过多方打听,获悉浙江省淡水水产研究所一个叫杨国梁的专家,是国内第一个罗氏沼虾新品种“南太湖2号”的第一完成人。2013年6月,蒋瑞林刚刚在上海化疗结束,就带着团队跑到了湖州专程拜访杨国梁。杨国梁很诧异:眼前这个高邮老板,竟然身患重症晚期。那时候,蒋瑞林的病情已经不允许他进行长时间的交流了。杨国梁感到特别愧疚,蒋瑞林却握着他的手说:“杨教授,今天听你一席话,我太激动了,感觉找到了知音。”

当年9月,杨国梁与“富裕达”签订了技术服务协议。10月,47岁的蒋瑞林溘然辞世。

就是这个企业家深深打动了杨国梁。从那时起,杨国梁与高邮结下了不解之缘。两年后,杨国梁在高邮市委组织部人才部门的邀请之下,辞去了体制内职务,带着研究团队一头扎在了高邮,踏上了科技富民的新征程。

集聚“水产科研天团”

选育出罗氏沼虾界的“巨无霸”

2016年,杨国梁注册成立江苏数丰水产种业有限公司。成立企业的初心就是,围绕“育种”,收集国际国内最好的种源,选育的第一个目标是生长速度快的罗氏沼虾。

在杨国梁的牵线搭桥下,“一所四院士”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孔杰、栾生团队来了,黄倢、张庆利团队来了;中国科学院海洋所相建海、李富花团队来了。“数丰水产种业”在短短7年内,集聚了国内最顶尖的“水产科研天团”,共同进行罗氏沼虾保种、育种、病害防控研究及产业化服务。

在数丰水产一排排大棚内,杨教授的研究生们有的正在培育亲虾,有的在繁育虾苗,还有的在育种。天气极热,但育苗大棚内保持始终26℃-30℃的室温,科研人员和工人们忙得汗流浃背。

“这是罗氏沼虾‘基因库’,即活体种质资源库。”杨国梁介绍,每年从数万只罗氏沼虾中选种,只留下500来只作为种虾,每一只种虾的尾巴处都有不同颜色标记。再挑出一对公母配对,繁殖出后代,形成一个庞大的家系。就这样,经过一代一代的选育,年选育出罗氏沼虾100多个家系。数丰谱系的虾苗抗病性高、个头大、耐运输的特性不断增强,第七代“数丰1号”已成为罗氏沼虾界的“巨无霸”。

“一只罗氏沼虾能赶上龙虾的个头,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想象的。”杨国梁自豪地说,目前,数丰水产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罗氏沼虾良种虾苗供应基地,今年预计将繁育虾苗35亿尾。

苗种好不好,养殖户最有发言权。在三垛镇武宁村,高邮众鑫稳发合作社理事长顾万杰告诉记者,以前,众鑫合作社从浙江拿苗,损耗大,抗病性低。后来,他改从数丰采购虾苗,“我的40亩虾塘里,全是‘数丰1号’,去年亩均收益达到了1万元,相较于从浙江拿苗,亩均增收2000元-3000元。”

建造P2级实验室

从源头保障选育虾苗安全

给人做核酸检测,我们见过,但给虾苗做核酸检测,你见过吗?6月28日下午,记者在高邮高新区见到了这新奇的一幕。

在江苏数丰水产种业有限公司实验室内,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检测人员方佳莉将罗氏沼虾虾苗取样后进行核酸检测。3个小时后,手头这一批次的虾苗检测结果呈“阴性”。报告出炉,准予“放行”。“我们的检测保证不会让任何一只‘阳性’虾苗流入市场。”方佳丽说。

虾苗为何要做核酸检测?这还得从一直以来困扰高邮罗氏沼虾养殖户的一道大难题说起。

尽管我国不是罗氏沼虾原产地,但如今全球产量的60%产自中国,而在占了全国60%的江苏,高邮又同样独拥六成,成为知名的罗氏沼虾养殖基地。从2010年起,当地罗氏沼虾养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养殖过程中出现长不大的“济公虾”“蝎子虾”“铁虾”,导致罗氏沼虾养殖户的严重减产、减收或亏损。

杨国梁说,所谓“铁虾”,是指罗氏沼虾虾苗或种虾感染病原后,长到5厘米-6厘米时就出现脱皮少、生长缓慢情况,但是这种虾并不会死亡,依旧正常吃料,两个前爪反而长得很长,有铁虾的虾塘产量往往很低,饵料系数很高,养殖户减产、减收,甚至有可能血本无归。

此时的杨国梁,比农民还急。他带领团队千方百计找原因、研究对策,先建设隔离保种基地,同时采用“铁虾”病原检测技术,使得传代保种亲虾为SPF亲虾。杨国梁这一“招数”果然灵验,遇到“铁虾”危机的高邮虾农再次看到了养虾的希望。

“‘病毒’是化解了,但目前还没有有效手段完全消灭这种‘病毒’。”杨国梁说, 我们在养殖区的塘口建造了一座P2级实验室,从源头做好病毒把控。广东养殖户黄才武说,“这几年,我一直都是从‘数丰水产’买的虾苗,没见到一只‘铁虾’。杨教授的虾苗安全有保障。”

“农业科技工作者,干的就是去农民心病的事。”杨国梁介绍,最近他们又发现虾头部中央有一个白色的斑块,是一种致死率非常高的“虹彩病毒”,传染性比“铁虾”还要厉害。目前,杨国梁正在与相关研究所合作,开发一款塘口快检设备,确保在一个小时内出结果。

通讯员 邮萱 邮组宣 陈晖

记 者 嵇长青 张旭


责任编辑:煜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