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巨人”打造幸福田桥

2012年10月 30日 18:06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王恭林在家正宴请哈罗夫妇(王恭林肖像原图摄影:庄剑翔)。袁亮 绘 祝你们早生贵子!
 

   扬州网讯  “哈罗,祝你们早生贵子!”王恭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10月25日晚,王恭林家正在举行一场小型宴会,客人是哈罗夫妇。哈罗是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小伙子,在扬州当外教,20天前“嫁”到了李典镇田桥村。每到周末,田桥人便开始争着请他吃饭。这一天,终于轮到了村党委书记王恭林做东。

  “这里,幸福!”哈罗翘起大拇指,用不太熟练的汉语,极力赞美着他的第二故乡田桥。

  “哈罗不是娶走了田桥姑娘,而是卖掉家产‘嫁’到了田桥。”田桥人把这轰动一方的故事,诠释为“幸福田桥”的一个新注脚。

  像许多闻名全国的新农村一样,“幸福田桥”的过去,源于一个强人的推动。但不同的是,“幸福田桥”的今天和未来,正在被一个个“团队巨人”推动着。

  干部团队

  村干部个个是志愿者,“带民富”捏合了团队

  “我跟大家约法三章,今后互相监督:一、不得随意去饭店吃喝;二、不得借村里搞工程假公济私;三、不得利用职权谋取私利。”2001年,李典镇进行村组调整,原新河村、蔡州村、田桥村三村合并为田桥村。原新河村支书王恭林被任命为村总支书记。合并后,开了一个短会,王恭林作了上述简短发言。

  当时,村里欠着20多万元外债,更主要的是没什么致富项目。“一个人能干成的事,也是小事;一帮人干成的事,才能成大事。”王恭林想把村干部绑到“同一辆战车上”,把大家捏合成一个整体,统一意志运筹力量。

  村干部“要有把百姓生活过好的境界”,就是王恭林所希望打造的“团队精神”。

  “我吃喝玩乐,你们吃喝玩乐;我不干事,你们也不干事。”与大家约法三章后,王恭林一拍桌子,对所有村干部说,“今后,我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干,全都跟我学!”

  “年龄有层次,构成多样化。”王恭林一直探索建设一个富有生命力的干部团队。

  如今,村两委班子中,年龄最大的是王恭林,59岁;最小的是村委副主任马磊,28岁。“副书记陈春来41岁,如果我退了,他就是接班人。他这个年龄,年富力强,正是干事的时候。到他老了,不愁接班人断档,还有20多岁的呢。”

  在班子成员的构成上,王恭林也设置了一道门槛:一是吸收老板,可以带领大家致富;二是吸收退伍军人,纪律性强;三是吸收大学生村官,有文化。

  这就像《西游记》中的唐僧团队,四人各有个性,但最终取经成功。用孔子的话说,就是“君子和而不同”。

  历史上,大凡干出大事的团队,也都拥有“和而不同”。在田桥村,两委班子三类人的“不同”之下,“求和”的结果是,把八成劳力变成了工人,人均收入提高到1.6万元,排扬州前列,把所有村干部变成了志愿者。

  有一个细节:从1994年任原新河村副支书起,王恭林没拿过村里一分钱工资,没用过集体一分钱招待费。而从新的田桥村成立之日起,村干部没有一次集体吃喝;相反,村里的杂活,如环境整治、花木整修、秸秆禁烧,都是村干部出工出力,不要一分钱报酬。“村主任吴光明,哪怕生病了,一边挂水还在一边干杂活。”

  老板团队

  党员干部一半是老板,他们成村民的“摇钱树”

  “我是穷家庭出身,创业办厂,我先富了。但一个人富了,无聊无趣;我吃荤,邻居吃素,没意思。”王恭林说,一个人能干不算能耐,带出一批能干的人,让每一个村民都富起来,这才是他的最大心愿。

  王恭林把一个小作坊,搞成了年产五百万的橡塑制品厂。上世纪

  九十年代,他把工厂一分为三,送给能人办。马义生就是其中一个。

  马义生当过教师,做过皮鞋生意,常年漂泊在外。在王恭林的力邀之下,他回到了村里。启动资金缺口三百万,王恭林借给他一百万,又找上级、动员其他老板给马义生担保,帮助贷款两百万。

  “一分为三”产生了“裂变能量”。现在,这三家公司已经把产品打入美国、日本、俄罗斯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到去年,三家公司产值达1.6亿元,占据了全村工业产值的半壁江山。

  马义生经营的好年华橡塑公司,则实现了转型升级,成为国家级高科技企业,生产高分子材料。因为这,有一千万各级科技引导资金“爱”上了好年华。

  王恭林的创业经历,还给村里的党员干部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全村15名村干部、118个党员,一半人都有了致富项目。现在,“好年华”又给老板们上了一堂“转型升级”的示范课。

  “我们经常碰头,谈人才引进,谈经营管理。”马义生说,田桥村的老板们之间,不是各自为战,而是抱团发展。

  田桥村党委按行业设立了七个党支部,从而把各行业老板捏合成了一支“老板团队”。

  这支老板团队的“和而不同”在于:“不同”的是各有发展个性,“和”的是乐善好施,“把老百姓的日子过好”。

  去年,村里建设便民服务中心,村里大小老板捐资一百多万。

  张宏生,一家橡塑厂老板,每次遇到村干部,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村里有什么事要用钱,说一声”。听说建便民中心,他主动送上十万元。

  孙宽林,一家电缆厂老板,也主动跑到村里捐了三万元,对王恭林说:“钱交给你们,我放心。你们是为老百姓办实事的,不是吃喝玩乐的。” 

  田桥人流传着一句话,国家有大“四化”,田桥有小“四化”:新建公路,让道路“硬化”;安装路灯,让夜晚“亮化”;种植树木,新建公园,让环境“美化”;清扫道路,疏浚河道,让环境“净化”。 

  十年来,田桥村各项事业投入五千万,这些资金哪里来?大多是老板们捐送的。王恭林每年一百多万,马义生每年五十多万……

  话语共享

  田桥的发展,不是干部拍脑袋,而由“代表议事”

  像许多农村一样,富了之后,不少田桥人闲下来,也开始往棋牌室跑。夫妻为此吵架的、父子为此闹翻的,不在少数。

  经济发展向前了,人的发展却退步了,怎么办?王恭林召集村民、党员、老板等各级代表议事,寻找解决办法。

  “今后再发现谁赌博,厂里把他开除了。”

  “这到底能管多大用呢?”

  “禁止开棋牌室。”

  “这个也没用,人家在家里玩。最好的办法是让大家有好去处,找到新寄托、新乐子。”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最后思路渐渐明朗——建农民公园,“让乡下人也跟城里人一样,休闲有去处,娱乐有场所,健身有地方”。

  经过“各级代表议事”,田桥村开始了环境整治和各项基础设施投入,并先后建成4座农民公园。

  “下班回家喝个小酒,然后就到公园,散散步、跳跳舞,就像城里人一样滋润。”62岁的蔡庭发说,现在,村里的棋牌室都纷纷关了门。

  从2001年并村开始,田桥村便建立了“代表议事制度”。实际上,就是保障了村民“共享发展话语”的制度。

  去年,上级批准田桥建设“村级便民服务中心”。建在哪、建几层、建成什么样?在村党委的主持下,又进行了一场热烈的“代表议事”。

  “当然要建在村里的黄金位置。”

  “黄金位置应该留给发展使用。”

  “这不就是村部办公楼吗?建三层够了。”

  “这代表着村里的形象,建六层,档次要高,要想得长远。”

  最终,服务中心大楼选址村里的边缘位置,但紧靠工业中心,便于服务;楼高确定六层,除了物资、医疗等服务项目之外,还设立了商务中心,为各个企业提供办公服务,时髦的说法就是发展“楼宇经济”。

  “代表议事,能把发展想得更周全,更长远。”王恭林说,即将建成的“便民服务中心”,还设立了“代表议事厅”。

  有了发展话语共享,就有了发展成果共享;有了发展成果共享,就有了各阶层的幸福。

  在田桥,尽管有富人,有中产,也有困难户,但都能找到各自的幸福。老板的幸福是有发展,村民的幸福是有工资拿,困难户的幸福是有关照。每年,村里要向困难家庭发放补助金近十万。此外,子女上学有补助,生病遇灾有救助。

  找到了各自的幸福,就能看到和谐的微笑。     记者 玉龙


责任编辑:陈书戈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